全球/世界狂燃 #metoo 運動 為何日本一片死寂?

最近日本政壇和媒體演藝圈,性醜聞不斷。去年才有女記者、伊藤詩織,開出第一槍,首度以受害者的身分,現身控訴首相安倍晉三的御用記者,對她性侵。而財務省的高層官員,日前也傳出性騷擾女記者。就連知名偶像團體「東京小子」的成員、山口達也,都在週五爆出酒後亂性、強吻女高中生,讓粉絲大為震驚。日本社會,是如何看待這一連串事件?

帥氣彈奏貝斯,TOKIO東京小子成員──山口達也,帥氣陽光的形象,擄獲眾多粉絲的心。但26號這一場記者會,卻讓他們大失所望,整整30秒,深深九十度鞠躬,鎂光燈一如往常,山口的臉上卻沒有笑容。因為日前傳出,他竟然酒後亂性,猥褻女學生。

「只要想到這事件,可能會成為受害女學生,一生都無法忘記的心理陰影,就感到相當抱歉 」─ TOKIO成員山口達也(04.26)

話說一半,幾乎聲淚俱下,據說山口達也,是透過他主持的談話節目「R的法則」,認識就讀高中的受害者。今年2月他才剛剛因為酗酒,住院一整個月,剛出院就繼續喝到掛,還打電話將女高中生,約到自己位於東京港區的公寓,強吻對方。

「當時喝了很多,已經是爛醉、喝到茫的程度,然後就打電話給那位女高中生,說『與其在電話裡談 不如來我家吧』」─ TOKIO成員─ 山口達也(04.26)

性醜聞重創形象 山口達也痛失多項代言工作

醜聞傳出,他代言的廣告業者,紛紛劃清界線,原訂的東京奧運形象大使,也可能換人。家鄉福島縣,更緊急撤掉山口達也,推銷在地農產品的海報。

日本桃色風波連環爆,早在山口達也之前,近來醜聞不斷的財務省,就有人因為類似事件中箭落馬,日本「週刊新潮」在4月中爆料,財務省的事務次官、福田淳一,和一名女記者相約,到住家附近的酒吧受訪,沒想到福田一開口,卻是限制級內容連發。先是問對方能不能摸胸,接著還要求綁手、甚至穿睡衣過來,一來一往的談話內容,全都被女記者錄了下來,交給週刊PO上網。

「這次我開的玩笑受到相當大的抨擊,我才知道說現在這時代,這樣講話是不行的 」─ 財務省事務次官 福田淳一 (04.18)

只是玩笑非性騷?麻生護航下屬 要記者「踹共」

事件爆發後,福田宣布下台,但從頭到尾都否認性騷擾,甚至認為這只不過是「開玩笑」,他的上司財務大臣麻生太郎,更出面護航,還發函各大媒體,要求當事人踹共。朝日新聞在隔天的19號,終於出面表明,受害的女記者不但存在,還是他們的員工,但為了「保護當事人」才會隱瞞不報,更指責她不應該自行錄音,向週刊爆料。媒體和中央機關,處理敏感的性騷案件,如此粗糙,一向默默無聲的日本女性,終於發出怒吼。

「加害者居然要受害者『報上名站出來!」、「協助我們調查」真讓人毛骨悚然」──律師 足立悠(4.19)

律師團體發起連署,譴責財務省的調查方式,大批在野黨議員更穿上黑衣、高舉「#me too」字牌,在20號向財務省陳情。

世界狂燃「 me too 」運動 為何日本一片死寂?

緊閉的大門,就如同成見和歧視築成的高牆。各國反性騷擾的「#me too」運動,正遍地烽火,日本國內卻是一片死寂,因為在這裡,要站出來指控加害者,往往需要有身敗名裂的覺悟。

「我第一次以被害者的身分出面,才知道我的聲音有多微小」─ 遭性侵記者 伊藤詩

召開記者會,指控上司,也就是首相安倍晉三的御用記者、山口敬之,在2015年將她帶到飯店性侵。她叫伊藤詩織,是名女記者,恐怕也是日本第一個,敢拋頭露面,站出來的性侵受害者。

「我當時醒過來 覺得身體非常痛,發現他正趴在我身上, 才知道他正在性侵我 」─ 遭性侵記者 伊藤詩織

女記者指控性侵 竟被嗆:自己不檢點還想出名

但她的勇氣,換來的卻不是同情,而是來自大眾的檢討聲浪。大批民眾和網友,批她毀了加害者的人生,更懷疑她說謊、只是想出名、根本是自願送上門。最後連性侵官司都疑似有高層施壓,被判不起訴,逼得伊藤只好辭掉日本的工作,遠赴英國。

「我揭露這件事情後,外界反而對我冠上許多稱號,說我是利用美人計,或說我是妓女」 ─ 遭性侵記者 伊藤詩織

僅4%性犯罪受害者報案 法律卻姑息加害者

日本社會對這些傷痕累累的受害者,其實並不友善。從統計數字來看,日本性犯罪比例,似乎遠低於歐美等國,但這是因為,大約只有4%的人會站出來報案。揭露犯罪的過程令人心力交瘁、加上法律對加害者,常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讓受害者望而生畏。

「部分的問題出在日本法律對性侵害的認定,檢方必須要能夠證明,加害者是以強迫或暴力方式性交,才足以構成性侵,而未將受害者的意願納入認定。」──CNN記者

根據內閣府2016年的調查,日本有高達三成女性,在職場遭到性騷擾,當中卻有7成5的人都選擇默默忍受。有鑑於此,日本終於在去年六月,睽違110年,首次大幅修改性犯罪法律。

但日本最大的問題其實不在於法律。身為先進國家,日本2017年兩性平權的排名,在144個國家當中,居然只拿到114名,專家認為,正是因為日本男女地位不平等,女性在弱勢和壓抑的環境下,更容易發生性騷擾。要杜絕性犯罪,日本需要的,是改變整個文化風氣,而這之前,她們還有很長遠的路要走。

(民視新聞/謝郁瑩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