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剪髮晚上糊紙 「陰陽手」杜振豪製水燈

每年中元節,基隆港邊都會放水燈,象徵邀請好兄弟回到陽間接受供奉,其中有一座宛如藝術品的水燈,被工藝師命名為「老大公的移動城堡」,年僅28歲的杜振豪,手藝非凡,特別的是他是一位美髮師,白天用右手剪頭髮,晚上用左手糊紙,還因此有了「陰陽手」的稱號。

紙糊工藝師杜振豪:「人家都說我是帶天命,我從小就是喜歡拿剪刀,剪人偶、人的形狀這樣子。」

眼神專注,編織竹子,水燈的骨架就此成形,宛如藝術作品般,這些精緻的成品,都來自於他,28歲的杜振豪。

杜振豪說:「紙糊裡面包含了天燈燈籠,然後春聯剪紙,不單單只是我們喪事看到的靈厝。『紙紮』是來自於中國的說法,叫做紙紮,在我們台灣人來說叫糊紙。」

杜振豪還有另一個身份,是美髮師,但剪紙的興趣從小就有,2009年他開始學習製作水燈,2010年研究紙糊技藝,還因此有個特殊的封號。

「這個陰陽之手就是,我本身是用右手,我包括幫客人剪頭髮,我也是用右手,可是當我拿起紙張,要開始剪給無形的東西,我就一定要用左手,右手是做人間要做的事情,左手就是做陰間無形的東西。」杜振豪表示。

立志想開葬儀社的他,從小就很與眾不同,後來一頭栽進紙糊的世界,讓家人一度無法接受。

紙糊工藝師杜振豪:「最大反對是我的奶奶,家裡只要放到這個,她就會覺得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在這裡,甚至鄰居說你們家是有事情嗎,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在家裡。」

但不管旁人質疑,杜振豪用作品證明自己。

紙糊工藝師杜振豪:「傳統的水燈裡面只有5個顏色,黃紅青白黑,那為什麼我的水燈,都會偏向粉色系的原因,就是因為要讓作品呈現有溫度,而不是讓人家覺得很淒涼,國外有一個『霍爾的移動城堡』,我們台灣也有『老大公的移動城堡』。」

執著、熱情,加上不斷鑽研,杜振豪在2011年搭建了基隆史上最大的水頭燈,甚至被文化部登錄為文化資產技術保存者,杜振豪用自己的陰陽手,在紙糊藝術打出一片天。

(民視新聞/陳崇翰 基隆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