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特務治港時代來臨 東方之珠光彩迅速黯淡?

香港在今年7月1日正式進入「港區國安法」統治時代,3日更出現了第一名被告。其實不論北京或港府,早就準備好港區國安法的一系列規劃,檯面上中國人大只花了41天立法,且香港國安五大核心設置也在法條公告後3天內完成。

其中北京直轄的駐港國安公署,以及由香港特首兼任主席的「國安委員會」,這兩大機構都凌駕於香港的行政司法機關,工作內容不需公開、不受任何機關監察,香港警隊還另外設置了宛如秘密警察的國安處,專門為港區國安法服務,來看我們的分析報導。

|七一遊行走入歷史 香港移交中國23年全變調|

7月1日香港的一天,照慣例從上午8點的金紫荊廣場升旗開始,慶祝主權移交中國第23周年的活動也照常舉行。

但連續23年的七一大遊行,今年卻無法照常登場,7月1日下午,上萬港人只能「自發性」聚集,並與警方再度發生衝突。

|北京辱港無極限?港區國安法挑七一「落地」|

七一這組數字,23年來與香港命運息息相關。1997年的七一,香港成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2003年的七一,首度有50萬人參與遊行,成功擋下基本法第23條的修法。

2019年的七一,遊行群眾首度高喊反送中口號,更演變成佔領立法會的七一衝突。

而今年的七一這一天,首度出現的紫色旗制昭示港區國安法落地,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也穿上紫色套裝,這一切似乎都宣告著香港的紫色時代到來。

林鄭月娥表示,「特區未能完善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和制度,足足23年,我們本來有責任和義務,按基本法第23條,就七類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制定本地法律,但我們未能做到。」

|定義模糊!港區國安法可任意羅織罪名逮人?|

這個時機香港建制派稱之為「二次回歸」,領銜的港區國安法, 全文六章共66條法律條文,列管四類罪行,包括「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以及「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

這四類罪名最高都是無期徒刑,但罪行界定卻很曖昧。英國媒體BBC指出,中國特色的國安定義廣泛而模糊,留下許多人為操作空間。

旅美作家陳破空提到,「中共現在把文革手段和北朝鮮的手段推到香港,一步到位、情緒治罪,非常荒唐,另外鼓勵港人互相檢舉揭發,這也是文革的一套做法,習近平想用一代人的時間把香港徹底改造成中國,而且是改造成文革下的形態。」

|不給港人喘息空間 立法後國安單位立即駐港|

檯面上中國人大只用了短短41天立法,北京與港府也只花了3天,就公布5大權力核心設置完成,包括香港國安委、駐港國安公署、香港警隊國安處、律政司專門檢控科,以及負責審理案件的指定法官。

其中香港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由香港特首兼任,國安顧問則由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兼任,再加上他原有的港澳辦副主任身分,身兼三職的駱惠寧, 已經是當之無愧的香港第一人。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兼國安顧問 港府太上皇?|

駱惠寧在今年初空降中聯辦主任後,就展現出指導香港的高階地位,但其實他原本屬於江澤民派系,卻在習近平上台後第一時間表態效忠。

而北京直接派駐的駐港國安公署,署長由廣東省委秘書長鄭雁雄出馬,他最知名的就是擁有「大型維穩事件經驗」。

2011年廣東汕尾烏坎村,3千村民抗議土地被村委會非法變賣,鄭雁雄不只以強硬手段鎮壓村民,還諷刺村民向外國媒體求援的舉動,稱「境外的媒體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

|鄭雁雄出身黨媒 手中有刀把子又能搖筆桿子|

這句話成為鄭雁雄經典名言,但其實他是黨媒出身,擔任過人民日報華南分社副秘書長。如今手中有刀把子又能搖筆桿子,只能說不是猛龍不「過江」。

另外駐港國安署還有兩名副署長,一是李江舟,現任公安部駐港警務聯絡部部長,曾任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長,專責反間諜以及政權維穩工作。

另一位副署長孫青野神秘到查無公開資料,連照片都沒有,傳聞來自國安系統。

|港警國安處負責情蒐 英殖時期秘密警察復活?|

而不論是香港國安委或者駐港國安公署,這兩者都不受其他機構監察,凌駕於香港行政與司法之上。

為了安香江,還得要有另一個本土武力機關,就是港警國安處,專門替港區國安法服務。

港警國安處將負責國安情報調查及部署,宛如英國殖民時期的秘密警察、政治部。

2016年港星郭富城、梁家輝主演的電影《寒戰2》,提到的警隊政治部,在1995年香港主權移交前就解散,架構上隸屬皇家香港警務處刑事部,但其實是由英國軍情五處第二處直接指揮,在冷戰時期負責防止中國共產黨滲透香港。

|利用香港人對付香港人?民運團體組織自行解散|

最著名的事件就是1961年的香港第一諜案,前香港警隊助理警司兼警校副校長曾昭科,被曝光是潛伏的中共間諜、遭驅逐出境。

這些偵查國外間諜的手段在21世紀重現香港,但對付的卻恐怕大多都是中國香港自己人。

模糊灰色的定罪空間、權力高漲的警察國安機構,許多香港民運學運團體組織,都在七一前夕就地解散。

不只香港人禁聲,習慣言論自由的民主國家人士坦承,香港魅力急遽衰退。

|國安法讓外國人動輒得咎 香港國際地位岌岌可危|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唐志學指出,「香港本來是西方與中國之間的一個窗戶,但現在因為『有勾結國外或者境外勢力威脅國家安全罪』,我的一些同事在twitter上討論,我們現在去香港的話是不是已經不安全了,這個窗戶可能已經不是以前那樣。」

慶應大學教授加茂具樹也說,「香港最大的價值就在於,它能保障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並通過香港進行公平的商業行為,但此次立法有可能會導致在香港的經濟活動逐漸萎縮。」

在歐美多國的反對聲浪下、在美國取消香港特殊待遇的狀況下、在香港的國際金融地位飄搖下, 港區國安法依舊降臨香港。

美國華盛頓郵報分析,港區國安法的域外管轄權,或者說宇宙管轄權,就是北京昭告全球:中國「大國」地位的強勢手段。

(民視新聞/專題報導)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