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影懂台灣】20年前拚聯考、現在衝考公務員⋯這些年台灣怎麼了?
《青少年哪吒》劇照(圖片擷取自IMDb)

刻苦讀書一直都是每個台灣學生必經的修煉之路,20年前的高中生拚聯考,希望用學歷作為社會競爭力的保證,如今的學生不只拚考高中、考大學、考研究所,還有公職可以考。20年來台灣「考」的風氣是如何變動的呢?

1990年代民主風氣興起,民間團體開始推動一連串的教育改革,許多導演也透過電影呈現當代景況,包括《青少年哪吒》、《熱帶魚》的主角都是準備升學的青少年,而兩者呈現截然不同的調性。

《青少年哪吒》的主角小康、小澤是生活在都市邊緣的青少年。小康來自一個看似健全的家庭,但與家人關係緊張,他對課業興趣缺缺,又身陷備考的苦悶中,小澤則跟死黨靠著偷竊維生,以打電動、飆車為樂。

當小康放棄聯考,拿著從補習班退回的學費到西門町消磨時光,他遇見了小澤,認出對方曾砸過爸爸的計程車,他開始跟蹤小澤。看著小澤帶著別人的女朋友到旅社開房間後,小康立刻將小澤的車砸爛。回到家後,小康擅自退掉補習班的事被爸爸抓到,一氣之下將他趕出家門......

從《青少年哪吒》的的故事中,不論是跟隨升學主義浮沈或者𨑨迌度日的青少年,都一樣的徬徨,一樣沒有歸屬感。「升學」這件事只是青少年的迷惘前程中,其中一道不知意義何在的必要關卡。

考生生活好苦悶?20年前電影裡的中學生也有一樣的煩惱
《青少年哪吒》劇照(圖片擷取自IMDb)

同樣以升學少年為主角的電影,還有《熱帶魚》。準備聯考的台北國三生劉志強,有天撞見小男孩王道南被歹徒綁架,他想搭救卻也被綁走,綁匪主嫌賴茂春要去拿取贖金,意外車禍死亡,同夥的慶仔只好將劉志強等人帶回嘉義東石老家。

當慶仔的家人看到新聞報導,才知道原來劉智強是準考生,愧疚的他們連忙想辦法給他讀書,還帶他們遊玩散心,被綁架的兩人反倒像在度假。聯考的時間快到了,慶仔一家要送劉志強及王道南回台北,途中狀況連連,還讓員警發覺他們是綁匪!劉志強和王道南趕緊辯解他們是救命恩人才解除危機,後來警車護送他們回台北參加聯考。

《熱帶魚》以黑色幽默的方式帶觀眾看見社會議題,例如綁架、升學主義、城鄉差距,電影也關注教育背後的另一個面向:對於底層的人來說,教育是能讓生活好轉的途徑,批判之於也帶有人文關懷的色彩。

考生生活好苦悶?20年前電影裡的中學生也有一樣的煩惱
(圖片擷取自台灣文化入口網)

至今台灣教育改革持續推進,期盼減輕學生的壓力、找出適合的入學管道,但故有的「明星學校」、「國立大學」迷思,讓家長、學子更加無所適從,甚至加深貧富差距。甚至在離開校園後,不少人仍以考上公職為目標,變相成為升學時代的延伸,彷彿大半生都在考場中度過,然而這是否是最好的生存之道?恐怕只有在一道道的考題結束後才能體會。

(民視新聞網/陳思瑀 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