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鐙輝用200%的力氣拍《無主之子》「不洗澡」融入角色  直呼「永生難忘」
左起黃鐙輝、孫綻、余思達在《無主之子》深刻體驗漁工生活。

民視金鐘好戲《無主之子》日前正式殺青,總製作人黃志翔表示創作動機充滿洋蔥,因為2020年台灣還為了消彌歧視努力。數據統計在台灣低技術國際移工超過70萬人,遍布台灣、深入城鄉,但「歧視」並未在現代人的心裡消失。

無主之子》描述越南移工和台灣女子在無婚姻狀態生下了孩子後,當父親被迫遣返、母親被迫拋下孩子遠去時,他們的孩子便成了沒有身分、沒有國籍的「無主之子」。

劇中主演越南漁工的黃鐙輝、孫綻、余思達為了演活越南漁工的角色,除了在三天把三年要學的越南音標學會,更在拍戲前下鄉到嘉義實習漁工的工作模式,讓他們直呼「永生難忘」。

改編自真實社會事件的《無主之子》,光從題材就讓演員群印象深刻,黃鐙輝坦言說很怕自己搞砸了,所以用盡200%的力氣準備,要讓越南話深刻烙印在腦中。

拍戲過程中,黃鐙輝表示最難除了語言,就是體力,因為飾演移工角色,任何苦力活都得做,上山、下海跑工地,讓他直呼「從來沒有拍戲這麼累過!」每天壓力都很大。

黃鐙輝、孫綻、余思達為做好《無主之子》角色功課 提早體驗船上生活。

但為了戲劇真實的呈現,黃鐙輝說跟劇中孫綻、余思達也養出了充滿痕跡的雙手,拍戲期間還刻意不修指甲,甚至連澡都不洗,演活漁工真實生活的樣貌。

孫綻演活《無主之子》漁工 怕身上太乾淨將汙垢抹上身

孫綻表示這一部戲可以完成真的是「不可能的任務」,為了角色還特地蓄鬍及曬黑跟瘦身,要讓自己更融入角色當中,但孫綻表示自己有點小潔癖,一開始覺得漁船魚腥味很臭,沒想到正式拍攝幾天後發現自己完全忘記潔癖的習慣,反而還會覺得自己衣服不夠髒,常常順手把漁船上的油垢等往身上抹,甚至愛上穿夾腳拖鞋。

孫綻說真的非常幸運可以接到這個角色,可以透過實習認識這麼天真樂活的外籍漁工們,而且常常不厭其煩教他們如何整理漁網,令他感觸很深。

黃鐙輝(左)、孫綻把漁工樂天個性融入角色中。

余思達蓄鬍挑戰金鐘劇    外出被誤認為外籍漁工烙英文

余思達首次為戲蓄鬍演出,他說自己是新人演員,為了讓角色更融入,更把越南話台詞練得朗朗上口,每天收工後還找老師惡補下一場,甚至常常拉著同劇演員陪他對詞。他說拍戲空檔就躺在漁網上休息睡覺,體會真正的漁工工作的樣子。余思達表示這個造型時常被外籍漁工誤認是同鄉的,甚至在當地超市結帳時店員還會講英文應答,讓他印象深刻。

隨著台灣社會移工人數逐年攀升,移工問題常登上社會新聞版面,移工與台灣人所生的小孩,常處在身分曖昧不明的狀態下,甚至淪為「無國籍的新台灣之子」,處境比移工更為艱鉅。《無主之子》透過貼近底層的視角,正視社會沉苛。黃鐙輝表示希望這部戲上演時,大家對這個社會能多一點愛與關懷。

(民視新聞網/洪雨汝 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