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洛依德之死引爆美國「內戰」?極右派川普時代的社會焦慮

2020年5月25日,美國明尼蘇達州發生了一起白人警察不顧哀求,用膝蓋壓制非裔嫌犯脖子,以至於該非裔嫌犯窒息而死的事件,這件事點燃了美國民眾對種族歧視持續擴大的怒火,自2012年開始的「BlackLivesMatter」運動再度被重視,甚至燒到海外。

這起白人警察將非裔嫌犯不當壓制至死的事件,雖然最直接碰觸的就是美國種族歧視的芥蒂,但美國長期以來的貧富差距惡化、因武漢肺炎疫情導致的超高失業率,也是導致民眾怨氣爆發的原因之一。經濟、人權與理想難全,從歐巴馬、川普先後當選美國總統,似乎能窺見美國社會當前最想要什麼,但又無法避免犧牲了其他價值。

非裔男遭白人警察用膝壓制,截自臉書

│美國的種族問題│

長久以來,貧富差距、種族問題等讓美國一直存在社會對立,而美國排外、歧視的種族主義一直是主要的問題,雖然從南北戰爭廢除奴隸制後,美國非裔族群重新獲得身為獨立個人的自由,但法律、社會各層面的種族歧視依然存在,因此在20世紀初,白人與有色人種的關係也特別緊張。

一戰後大量非裔從南方遷徙至北方的工業城市如波士頓、芝加哥與紐約等,又讓兩方關係更緊繃。這時候,白人與黑人是以「隔離」的方式共存,無論上學、搭公車、上廁所等,黑人必須與白人分開,這些規定直到1964年《民權法案》出爐後被推翻,但美國社會上、經濟仍對非白人不友善。

儘管20世紀中後,大量非裔人權運動極力爭取有色人種權益,也改善了民眾對種族問題的認知,非裔在美國的就業、收入、經濟地位等持續提升,但非裔遭不平等待遇、攻擊、刺殺事件仍不斷發生,一直到現在,種族問題仍是美國社會制度與結構上未曾擺脫的強大陰影。

│歐巴馬當選總統改善了種族問題?│

直到2008年,民主黨的歐巴馬當選美國總統,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位非裔血統總統,這被視為美國種族和諧的重要里程碑,許多人宣稱美國進入沒有歧視的「後種族時代」,但國內白人種族主義者其實變本加厲,質疑歐巴馬血統與出生地的聲音不斷,也成為日後川普競選總統的主打議題之一。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Credict:Reuters

甚至在歐巴馬總統任內,相較2009年民調顯示66%美國民眾認為種族關係還算好,2016年紐約時報與CBS的民調顯示,69%美國民眾認為種族關係一般而言是糟糕的。甚至在2013年,一名非裔遭白人警察槍殺,「BlackLivesMatter」的示威抗議活動誕生。

非裔之死引發「blacklivematter」運動,Credict:Reuters

在經濟方面,歐巴馬自由貿易、綠能、人權、健保等政策讓美國加速全球化,卻也讓美國中西部以工業為主的城市去工業化,地方產業式微,原本以工會與地方產業為核心的結構逐漸瓦解,再加上民主黨經濟發展政策偏向以藝文、高科技來吸引年輕族群,讓地方上的勞動基層失去歸屬感。

│另類右派川普的崛起│

由於基層勞動者認為大量移民、外來大企業擠壓了他們的生存空間,因此他們強烈表達排斥移民、全球化的情緒,保守意識反撲,當喊著口號「讓美國再次偉大」的非典型候選人川普出線,他們將希望放在這個人身上,盼他改變勞動基層現狀,這股力量成為白人勞工的憤怒反撲。

也因此川普在2016年大選前猛攻質疑歐巴馬的出生地非美國,也就是質疑歐巴馬非真正美國人,更稱墨西哥移民為「強姦犯」等,這些言論獲得美國大學學歷以下的白人支持,讓川普拿下搖擺州與鏽區的多數票,選上美國總統。而川普並非傳統共和黨人,他的反移民、反全球化立場,也受到共和黨內傳統派系反對。

美國總統川普,Credict:Reuters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而當時川普找來成立極右派新聞網站Breitbart News、劍橋分析的創立者史蒂芬班農主掌競選團隊,希拉蕊曾指責川普是極端右派,與另類右派過從甚密。

另類右派(alt-right)被認為是對左派不滿的種族主義者,反女權、反全球化、反猶太、反外來移民,認為白人應受到保護、且應保護、傳承西方文化。

│川普的種族歧視│

不過這些指控並非空穴來風,川普一直以來對有色人種與女性的常有歧視言論,被認為是白人至上主義的支持者。他所主打的「美國第一」,就是實踐種族主義,加強管制移民入境、在美墨邊界蓋圍牆等,更曾指責墨西哥非法移民是犯罪者、公開發言仇視穆斯林與猶太人,說海地、薩爾瓦多是「屎坑國家」。

在種族問題上,他也引發多次爭議,例如2016年國家美式足球聯盟的黑人球員柯林卡普尼克拒絕在國歌演奏時起立以抗議總族歧視,川普就爆粗口,要他如果不喜歡美國就直接滾出去,甚至辱罵「狗娘養的」(son of a bitch)

前NFL球員柯林卡普尼克,Credict:Reuters

2017年8月,美國白人至上主義團體「團結右翼集會」在維吉尼亞州的夏洛茲維爾鎮舉行大型集會,高呼反移民、反猶太的口號,並且要「奪回美國」,而反對派的示威者也到場在旁舉行抗議,兩造發生衝突,一名白人至上支持者開車衝撞反示威人群,造成1死19傷,一架警用直升機更墜毀,2警殉職,維吉尼亞州因而進入緊急狀況。

該名開車衝撞的嫌犯被逮捕,其臉書被發現PO了大量納粹主義、另類右派與支持川普的文章。當時川普雖然事後表示譴責暴力與仇恨,但並未對白人至上表態。

雖然川普後來在推特上說,「種族主義是邪惡的。那些利用種族主義挑起暴力的人是罪犯和暴徒,包括三K黨、新納粹、白人至上主義者和其他仇恨團體,這與我們美國人珍視的一切格格不入。」但他又在兩天後說「雙方對暴力事件都有責任」,還聲稱示威中也有很多好人。

而對於這此非裔男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所造成的各州示威,川普一如往常立場,先在推特上引用邁阿密前警察局長海德利於1967年暴力鎮壓黑人社區時的話「當搶劫開始時,射擊也會開始(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遭推特判定「讚頌暴力」而隱藏。

川普之後也以「罪犯」、「暴徒」稱呼示威民眾,更說這是「本土恐怖主義」、「無政府主義」「反法西斯主義者」,甚至揚言啟動1807年的暴亂法案,出動軍隊平息示威,但出動軍隊的想法遭到美國國防部長反對,川普也就改口「看情況」。

2013年從歐巴馬時代出現的「BlackLivesMatter」運動,在另類右派川普總統任內發揚光大,或許也是美國社會集體反映對種族主義猖獗的反擊,這把火會燒到什麼程度?值得我們密切關注。

(民視新聞網/曾雅凰 綜合報導)

----

⚠️ 台灣社區感染風暴擴大!圖解確診關係、足跡➡️ https://bit.ly/3hguHQV

🔥 現正熱門新聞➡️https://bit.ly/3eTSYL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