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台灣人」 成為民主平等人權代表 福和會:台灣可乘勝追擊
捷克議長韋德齊(Miloš Vystrčil)率團訪問台灣,於9月1日在立法院發表演說,引用並仿效美國總統甘迺迪1963年訪問西柏林時的名言「我是柏林人」。(圖/民視新聞資料照)

文/福和會

捷克議長韋德齊(Miloš Vystrčil)率團訪問台灣,於9月1日在立法院發表演說,引用並仿效美國總統甘迺迪1963年訪問西柏林時的名言「我是柏林人」(Ich bin ein Berliner),重申反對共產主義和壓迫政權,並以當年甘迺迪聲援伯林的主張,提出「我是一個台灣人」,獲得台灣朝野立委共同喝采,副總統賴清德亦表達感動。

「我是台灣人」很快的不僅僅只是韋德齊的個人意見,由於韋德齊訪台遭正在訪歐行程中的中國外長王毅出言恫嚇,韋德齊返國時,捷克人民為表達反對中國的蠻橫與支持韋德齊,也高舉捷克文「我們是台灣人」標語迎接他歸國,韋德齊這個難能可貴的友人,不僅親自展現對台灣的友好,還連帶讓捷克人民都與台灣站在一起。

原本對中國態度總是扭扭捏捏的歐盟中心國家德國,在王毅出言恐嚇捷克之後,態度急轉直下,德國外長立即警告,不允許王毅威脅歐盟成員國,更在王毅一離開,就宣布印太戰略準則,強調海上安全合作和人權,印太地區經濟夥伴關係多元化,避免依賴一個國家,亦即宣示改變德國過去在亞太地區一味親中的政策。

韋德齊的訪台與一席話,不只帶來滿滿的感動,更為台灣帶來了歐洲外交上的實質助益,雖然,韋德齊返國後,與捷克總統之間立場不同,讓台灣人體認到國際現實仍然險惡,然而,韋德齊這席話的重要性,還遠遠高於這些紛紛擾擾,他極具智慧的這一席話,不僅謙恭又自傲的將自己比擬為甘迺迪,也同時將台灣比擬為當年的西柏林。

甘迺迪訪問西柏林的歷史背景,是1961年東德建立柏林圍牆,西柏林從此成為遭到專制東德包圍的自由民主孤島,甘迺迪的名言,是為了鼓舞西柏林,表示世界與西柏林站在一起,因此當年甘迺迪說:「兩千年前,最自豪的自稱是『我是羅馬人』,今日,在自由世界,最自豪的自稱是『我是柏林人』。」

台灣一直遭受中國不公不義的打壓,使得在國際上全無正常交往的空間,也是有如世界上的孤島,但如今正如韋德齊的鼓勵,隨著全球戰略形勢的變遷,世界認識到台灣是長年與中國的野蠻狡詐對抗的民主燈塔,韋德齊率先喊出「我是台灣人」,點出世界應與台灣站在一起,實質上也造成歐洲與台灣站在一起,讓王毅的歐洲戰狼之旅灰頭土臉,成為中國自取其辱之旅。

福和會認為,國際友人為我們帶來如此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感動之餘,更該乘勝追擊,借用韋德齊的這句話,為台灣進行積極國際宣傳,更是對內化解認同問題的良機:在地球上,只要是堅信自由、民主、平等、人權的價值,與奴役、專制、不公不義、野蠻相對抗,不管出身何處,不論血統族群,使用何種語文,都是台灣人。

台灣是紡織製造業大國,不妨發起製作運動帽或上衣,印上各國語言「我是台灣人」字樣,發送全球各國,讓「我是台灣人」一如在韋德齊返國時捷克人民的歡迎標語,出現在世界各國的新聞畫面中,這是對中國的同仇敵愾表現,福和會願意發起這樣的小小行動,拋磚引玉,也期待各界能集思廣益,把握國際友人帶來的難得機會,推廣「我是台灣人」成為自由民主平等人權的象徵。

【民視新聞網】超方便手機APP立刻載👉  https://bit.ly/3kza5l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