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點香驅蚊釀惡火 「豆花姨」供詞反覆遭收押

高雄城中城大火釀成46死、41傷,檢警認定是黃姓女子和男友在1樓喝酒時,點燃沈香未充分熄滅,導致火苗悶燒,涉嫌失火燒燬住宅和過失致死罪。黃姓女子否認縱火,但因為供詞反覆,有逃亡動機,遭到收押,男友郭姓男子則是以6萬元交保。不過,兩人對於犯行都覺得很冤枉。

遭到收押的黃姓女子,被移送到燕巢看守所時,面對媒體詢問不發一語,直到聽到這句話才有反應,記者說,「覺得自己有冤枉嗎?(點頭)。」黃姓女子連點了兩次頭,不過檢方認為大火就是因她而起。

高雄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徐弘儒表示,「黃姓被告明知點燃沈香,離去前應注意火苗有無完全熄滅,竟疏於注意致未熄滅的火苗燃燒物品。」而男友郭姓嫌犯打了3個小時的電話才找到久未聯絡的親弟弟,帶著6萬元現金來替他辦理交保,步出地檢署,同樣喊冤。

疑點香驅蚊釀惡火 「豆花姨」供詞反覆遭收押

高雄城中城大樓火警,檢警調查,黃姓女子和郭姓男友等人當天凌晨在1樓茶具行後方中庭喝酒,雙方吵了一架後,郭姓男子先行離開,黃姓女子和其他人繼續喝,後來把燒沈香驅蚊的香爐丟進垃圾桶內,導致引發大火。但黃女偵訊時供詞反覆,似乎避重就輕,目前依失火燒燬住宅和過失致死罪來偵辦,失火罪刑度在1年以下,過失致死最高也只能判5年,不像縱火罪可處7年以上,罪責與46條人命顯然不相符,也讓家屬無法接受。

疑點香驅蚊釀惡火 「豆花姨」供詞反覆遭收押

不只刑責的問題,黃姓女子和郭姓男子都是社會邊緣人,無業無產、無收入,日後面對巨額的賠償恐怕也付不出來,司法的判決,究竟能給死者和家屬多少安慰?全國民眾都在看。

(民視新聞/ 南部綜合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