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 Day「週三青年日」第44場 論「性別天花板,進步力量該如何突圍?」
由左至右:王彥涵、何語蓉、李安妮、陳方隅、山田摩衣、蔡宜文與董思齊。(圖/Y’s Day提供)

即時中心/綜合報導

今(13)日晚上台灣公共策益、台灣智庫、台灣青年基金會、台灣教授協會、福和會、中央廣播電台、新頭殼、台灣公民人權聯盟、台灣勵志協會、亞洲政經與和平交流協會及US Taiwan Watch美國台灣觀測站、台灣青年法律人協會、Hello Taiwan等團體,共同於思享森林舉辦Y’s Day「週三青年日」第44場活動(也是「看見台灣」系列第14場),主題是:「性別天花板推陳出新,進步力量該如何突圍?」。

更多新聞: Y’s Day「週三青年日」第40場 論「青年為什麼不快樂?」

本場活動主持人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陳方隅在開場時說,許多時候聽到「進步」這個詞彙實令人感覺有些壓力,但這恰恰代表了我們對於性別、環境等議題的在乎,同時希望能夠持續改善。關注之餘,該怎麼推動一個更平等的社會,是今天討論的重點。陳方隅分享了自身在網路上的議題辯論經驗,有時會遇到網友因自己姓名較中性而誤以為是女性,筆戰到一半發現他是男性,於是說「哎呀算了,沒事」,言下之意若為女性,將可能遭受更猛烈的筆戰攻擊。近年來許多優秀的女性也常被以「因為政治正確才獲得資格」貶低其才華,如飾演小美人魚的演員,或沙丘的演員千黛雅,但這些攻擊許多時候是來自於不理性的相對剝奪感。

身兼台灣公共策益的台灣智庫副執行長董思齊說,近年來台灣在性別平權的表現上十分優異,各種評比皆優於日、韓,依性別不平等指數計算,台灣連續多年蟬聯亞洲第1名。然而,在美中貿易戰與疫情的影響下,高科技製造業與數位產業的就業性別差距,使整體性別薪資差距也被拉開。此外,台灣女性勞動參與率低於日、韓、美等國,而在沒有意願就業的女性中,有高達七成的女性是因照顧家庭因素而沒有選擇就業,這顯現出「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仍深入台灣社會。

董思齊說,儘管台灣在性別平權方面已有所進展,也有許多優秀的女性政治從事者,但性別天花板仍舊存在,需要更多的努力和集團行動,建立更加公正和平等的社會。除必須解決同工不同酬問題,還應改變社會對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提高女性的勞動參與率與公共參與機會,以及加強性別平等教育。而這些努力也跟青年有很大關係,唯有全社會共同努力來實現真正的性別平權,建立更加平等與包容的公義社會,才能讓同樣受到許多結構性限制的青年們有充分發揮自己的才能的空間與機會。

身兼podcast主持人與民進黨性平部副主任的蔡宜文以兩個問題切入討論:一、性別天花板是什麼?二、我們可以怎麼做?蔡宜文指出,女性的負責人或董事在商業、政治領域仍遠低於男性,性別天花板有推陳出新嗎?還是同一套模式繼續在我們的社會中作用?以女性參政為例,女性候選人經常會因為外貌而受到關注,被與「花瓶、長的漂亮就能選上」等評論相連結。蔡宜文說,許多時候我們離不開這樣的討論,或許是因為我們對於政治的想像與「女性特質」相當矛盾,也因此才會有「穿裙子的不適合統帥三軍」這樣的評論出現。至於我們能怎麼做?蔡宜文指出,在各個領域掌握一些權力的女人應該相互連結、彼此支援,相信我們所處的位置是能改變一些事情的。

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政黨秘書長何語蓉以其政黨的組織發展出發,分享其政黨組成的歷程與醒悟。何語蓉說,其政黨多數的組成來自於基層婦女,也是如此令她意識到參政是有門檻的,當一個人連下一頓飯都不知道在哪的時候,很難去要求一個人去進行公共參與,想像領著微薄薪水的勞工家庭女性、或是有三個孩子的媽媽該怎麼鼓勵她出來參政,讓她相信自己是夠格的?何語蓉回顧自身經驗,從進入異性戀婚姻再出軌成為女同志,她意識到這個社會並無意讓女性成為自己,而是讓女性長成符合主流期待的樣貌。「我們將個人的困境放入社會的架構,去爬疏是什麼樣的社會制度造成了我的處境,是什麼限制了我不能成為我自己。」歐巴桑聯盟作為一個女性草根政黨,其領導哲學並非挑選一個群體中最亮眼的代表人,而是選擇最願意為自己的議題發聲、奮戰的人。當然有時也會面對知識門檻的限制,這時她們以團隊的形式相互支援,是一個沒有政治明星的政黨,但也正因如此擁有非常多元豐富的個體,不把其他女性他者化,同時尊重彼此的差異。最後何語蓉表示,女性參政並不是生理女性進入政治體制就是平權,更需要在心理層面避免政治社會文化仍服膺於父權社會主流的期待。

新北市議員山田摩衣表示,聽到前兩位講者的分享相當有感觸,尤其宜文提到的女性參政處境更是她親身體會的日常。山田摩衣分享自身經驗,當年決定參選時,許多媒體的標題是「台日混血」、「美女參政」云云,雖高興媒體給予肯定,但作為候選人更渴望實力被社會認可與看見。參政過程中她也有許多心理掙扎,除了性別的歧視以外,也因為父母分別是日本與台灣人,而收到一些「日本人不要來管台灣政治」的評論。拜票時許多前輩會提醒某些選民有「前例」,初入政壇時她不太清楚這是什麼意思,但後來她漸漸發現這是所有女性參政都會碰到的狀況。「與選民握手、拜票時,甚至會有親一下、抱一下的要求,這是我們每天都會碰到的日常。我們可以開朗、大方,但不代表我們能被騷擾。」山田摩衣表示,這是壓力相當大的難題,也會擔心失禮、流失選票,但有多少女性參政者每日都這些狀況?近年來性騷擾的案件每年仍成長 2 成以上,被害人9成都是女性,將近5成的受害者落在18-29歲。在性平法規之後,性別平權的處境究竟有無進步?台灣做的夠多了嗎?還能做什麼才能降低性騷擾的案件?這是我們需要持續思考的。

台灣綠黨祕書長王彥涵以全球國際綠黨的脈絡切入分享,帶回台灣以及自身的經驗。她提到,方才前輩提到許多女性參政的性別天花板,而她想特別指出其他多元性別如同志等身分的參政者會遇到的困境也需要被看見。綠黨在在LGBTQ+的議題上有較多關注,權利以兩種層面來分析時,消極權利包含性自主權、不被騷擾的權利等,而積極權利是指讓保障更加完整,如父母都有的產假、育嬰假、終止妊娠是否需要配偶同意等。回到自身的經驗,她分享當她決定參政時染著紅髮、穿著背心,夥伴開玩笑道「你要把頭髮染黑、衣服穿好,否則像是徛壁的(台灣話khiā-piah--ê)」這次經驗她意識到即便是綠黨的夥伴,也可能毫無性別意識地開了近乎是性騷擾的玩笑。她也表示,雖然她當下能夠直接回應這並不好笑,但能夠想像多數的政治場域是不允許指正或反擊的。最後她以綠黨的理念和制度設計作結,分享國際綠黨而言有兩個特色,一是規範決策層級的任一性別不得少於三分之一,包含跨性別、男同志等等的討論。二是綠黨是雙召集人制,都會是一男一女為代表,也以「召集人」代稱黨主席,降低其位階意涵。

李登輝基金會董事長李安妮說,她30年來的關注領域多聚焦於於經濟方面,如性別的薪資差異,而性別研究牽涉許多領域,包含政治、經濟、社會互動甚至文化等層面。她提醒談論性別議題時,首先可以關注組間差異,也就是男女之間的差異,接著可以更細緻地去看組內差異,也就是女性之間的差異,如諾貝爾經濟獎的研究指出,平權運動的進程許多時候來自於內部的阻礙。性別研究與權力有關,性別研究即是一門「發現不平等來自何處」的學問,而政治則是關於如何分配權力、相互制衡的學門。李安妮指出,台灣在最新的OECD SIGI指數全球排名第二(影響婦女和女童生活關鍵領域中的歧視性社會制度指數)。「這是一個由國際機構以台灣的統計數字計算、具有指標性的數字,雖然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眼光回到台灣,我們想知道有多少女性在日常中感覺到樣的平權氛圍?」李安妮說,性別主流化2.0不只是期待女性進入政治場域,更關注政治的社會文化是否有真的改變?許多女性進入政壇後卻呼應了父權的性別文化,這是相當令人遺憾甚至感到丟臉的事。最後,李安妮以玻璃天花板的兩個面向作結:一是主觀的自我期待天花板,覺得自身無力改變政治文化,二是社會氛圍制度面的進步。她認為制度面的環境正在逐漸改善,也呼籲女性能在第一點上多做努力,克服自我信心不足的天花板,勇敢相信自己夠格、也有能力去做出貢獻。

與談結束後,主持人也提出和青年們也針對「若遇到不同世代的前輩以維護傳統價值為名施壓時該如何應對」、「不只女性會因為外貌遭受評論,面對這樣的社會文化該如何應對」、「男性也可以成為女性主義者嗎」等提出問題,與談者也深入地一一分析與回答。

Y’s Day「週三青年日」系列活動會持續舉辦,3月20日Y’s Day週三青年日主題是「認識中國的方法論?台灣的不同世代如何認識中國」,邀請馬準威(淡江大學戰略所助理教授)、許信良(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董事長)、吳峻鋕(民進黨中國部主任)、周嘉辰(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 )、李文成(《一歷百憂解》Podcast製播人)與董思齊(台灣公共策益召集人)一同參與。

《民視新聞網》提醒您: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3、110

更多新聞: Y’s Day「週三青年日」第41場 論「青少年犯罪應否與成人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