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草收場淪笑柄 國民黨佔立院行動出什麼問題?

國民黨團不滿總統府提名陳菊擔任監察院長,週日無預警敲破立法院議場玻璃,佔領議場要求民進黨撤銷提名,府院黨當晚一場緊急會議後迅速清除,國民黨立委只攻佔19小時,動作大卻沒達到效果。這場國民黨青壯派策畫的抗爭,對上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的戰役,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新聞放大鏡帶你來了解。

在太陽花學運後,國民黨團繼時代力量,成為第二個破窗進入議場佔領的政黨。拉起「德不配位,撤換陳菊」的標語,抗議執政黨提名陳菊擔任監察院長。

向來在鏡頭前斯文的立委蔣萬安,難得板起臉怒嗆擋媒體的立法院駐衛警,這場有別於過去國民黨溫良恭儉讓形象的佔領議場抗爭,就是由黨團總召林為洲與黨團書記長蔣萬安,及幾位核心幕僚策畫。

雖然在端午節年假前的黨團大會已經預告,為了避免消息走露,前一天告知黨主席江啟臣,決定採取行動前4小時,才通知黨籍立委。

在漆黑的議場內直播,號召支持者包圍立法院,從杏仁哥到村長詹江村等韓粉也迅速到場,在立法院大門口呼籲民眾加入抗爭。要迅速清場,就是看準立法院外的藍營支持者,來的並不多。

就在國民黨立委佔領議場的當天晚上,府院黨在立法院長官邸召開一場緊急會議,包括總統府秘書長蘇嘉全、立法院長游錫堃、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都與會,在會中 柯建銘力主盡速清空國民黨立委,免得夜長夢多。

從黑夜到白天,國民黨立委在議場捱過悶熱沒冷氣的一夜,但立法院大門口,來聲援的支持者增加不多,執政黨決定清空議場,國民黨立委佔領議場19個小時,半個小時就被排除。

這場由國民黨青壯派帶頭,脫下皮鞋換草鞋,對決民進黨團萬年總召柯建銘的戲碼,吞了敗仗,離幹部希望撐個三天三夜還很遠。

國民黨團總召林為洲表示,「進去以後到出來,中間要做什麼,這部分我們覺得還有檢討的空間,沒有辦法足夠的傳播你的理念出去,因為新聞記者是進不去的,所以中間過程有必要檢討。」

作戰策略要檢討的,可不只佔領期間直播得不間斷,黨內前資深立委就看到,整個行動缺乏鋪陳論述。

前國民黨立委吳育昇指出,「國民黨在論述這議題的時候,基本上一直都忽略就是說,只有自己衝進去,沒有想到要拉社會的聲援,就是輿論支持,第二個要把藍軍的氣息、藍軍的不滿,或藍軍的力量把它整合起來,也就是說如果在進去之前,應該要至少在濟南路立法院青島東路西路周圍,一定要有足夠的音量,藍軍的音量。」

台 大政治研究所教授曲兆祥分析,「國民黨上一次我們不要講久,6年前提出來的監委名單,有將近三分之一都被投票幹掉,那是不是表示你那份名單問題更大,所以蔡總統才會講啊,衝著馬英九講你上次提的名單,不要說我這次絕對比你好啦,我們換成普通,客觀一點的語言也不怎樣嘛。」

主打撤換陳菊的抗爭,還沒引起社會共鳴,國民黨團幹部喊出廢考試院監察院的修憲,也誤踩黨章地雷。

吳育昇提到,「五權憲法是國民黨制定的,所以你國民黨是不是要廢除考試院跟監察院,我們要問的是,只有黨團決定嗎?還是要先經過黨內的大哉問,黨內的路線討論黨內決定說,我們要廢除考試院跟監察院之後,我們再出來要求。」

民進黨立委看到國民黨內對廢考監立場矛盾,在議場對著國民黨立委猛酸,這場缺乏論述的抗爭來得又快又急,因為擺在眼前的,是8月中要進行的高雄市長補選,國民黨即使不容易選贏,也不能選到變成第三。

林為洲認為,「藍營的部分支持者,也稍稍,我不敢說很成功,但是有稍稍能夠提升士氣,最少我們敢戰,戰是第一個你要敢戰,這部分大概大家有認同。」

曲兆祥進一步解釋,「只有一場比賽裡面投一顆好球,對激勵支持你的觀眾的士氣有幫助,他會拿起加油棒一直喊,有幫助,可是用加油棒喊久了,是不是一定拿到總冠軍,不一定,這是國民黨現在要深入去思考的,光打短打戰術性的應對,你只會疲於奔命,你不可能打下所謂戰役性的勝仗不可能。」

雷聲大雨點小的抗爭,讓藍營支持者挫折,對比2008年民進黨總統大選落敗後,一度在立法院剩下27席的民進黨,卻屢次在立法院發揮牽制藍軍的力量。

佔領議場打地鋪,最先採用這樣作戰模式的,是現在執政的民進黨,2012年反馬政府要開放瘦肉精美牛,民進黨在議場打地舖,卡住立法院議程,挾著民意對食安的疑慮。當時的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結合台聯立委,策反國民黨本土派立委,對馬政府造成極大壓力。

民進黨立委陳亭妃指出,「我們很清楚,這是人民所要的一個吃的安全,跟他自己健康的問題,所以我們認為我們要跟民眾站在一起,可是今天國民黨它只有所謂針對一個人,就是陳菊院長,如果說只有針對一個人,你是不是能夠取得多數的共識。」

在長達120小時佔領議場的抗爭後,馬政府讓步,修了食品衛生管理法,訂出含瘦肉精的容許量,允許進口,但牛豬分離,排除內臟。

民進黨立委管碧玲表示,「大家都會講說是因為王金平對你們比較好,願意跟你們喬,其實不是,為什麼我們協商會成功,原因就是兩個,第一個我們的訴求是站在社會多數的一邊,第二個我們的訴求是,知道說,我們只能夠拿到70分、60分甚至於50分,我們不能玩零和遊戲。」

透過議事衝突後的協商妥協,席次少的政黨,依舊可以從多數黨的圍堵中打出漂亮的一仗,國民黨青壯派要在黨內站穩領導者角色,從立法院議事攻防,就得先拿出像樣的成績單。

(民視新聞/張玄會、鍾能銘 台北報導)

娛樂星鮮事看這邊

2020美國大選最新進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