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爽用卸妝水...我得用酒精洗臉!  脫下戰袍的醫護 承受巨大壓力讓人揪心

疫情期間,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每天全副武裝,忙得不可開交,台北就有一名護理師說「每天下班,脫下防護衣,一定要用酒精噴全身、洗臉,別人是用沐浴乳、洗髮精,但她都用消毒水洗澡」,另外,花蓮慈濟醫院的醫師陳冠斌,甚至不回家,就怕把病毒帶給家人。

花蓮醫院急診室,醫護人員手腳一刻也沒有停過,但花蓮4月才剛忙完太魯閣列車意外事故搶救,5月又接著面對疫情衝擊,慈濟醫院急診後送病房主任陳冠斌直言,現在根本不敢回家。

陳冠斌說,「5月睡醫院、6月自費睡旅館,雖已打完2劑疫苗,就怕將病毒帶回家傳給家人,只能透過視訊排遣寂寞,更靠吃東西、追劇和玩手遊紓解高壓。」

專責護理師劉向曼表示,「從5/31到現在,花蓮醫院院方提供病房住宿,讓上班之餘不用擔心,放心留在醫院宿舍,24小時都在醫院。」

別人爽用卸妝水...我得用酒精洗臉!  脫下戰袍的醫護 承受巨大壓力讓人揪心

站在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就怕會把病毒帶給身旁的家人,花蓮慈濟醫院特別提供病房住宿,不過,陳冠斌說,他平均每天面對10名採檢患者,整套2層密不透風的防護裝備,1天就得穿脫10多次,可說是身心疲憊、壓力大。

另外,台北也有一名護理師林婷,在臉書上寫下「我們現在都變超醜,臉都爛了,這陣子害怕無奈委屈勞累,都在撐著,但我們沒有脫下我們戰袍,因為這時候需要我們」。翻開她粉絲專業,可以看到林婷原先姣好的臉蛋,現在臉上卻都是一條條N95口罩的印痕、遲遲無法退去。

護理師林婷(2020.5.21)指出,「我們只要接觸病人一次,不管是打針吃藥,我們就要洗五次手。」

別人爽用卸妝水...我得用酒精洗臉!  脫下戰袍的醫護 承受巨大壓力讓人揪心

疫情當前,林婷也曾對外表示,「每天脫下防護衣後,一定要用酒精噴全身、洗臉,別人用沐浴乳洗髮精,但我都用消毒水洗兩次澡才敢回家也常在浴室裡偷哭」。醫護人員各個穿上戰袍,為病患奮戰,他們一刻也沒有停下來,繼續堅守崗位,真的辛苦了。

(民視新聞/黃恩琳、陳奎宏 台北報導)

----

🏆 台灣隊加油!東京奧運最新資訊 ➡️ https://rebrand.ly/ser8q

⚠️ 台灣齊心戰疫!疫苗施打、武肺疫情現況➡️ https://bit.ly/3hguHQV

🔥 現正熱門新聞➡️https://bit.ly/3eTSYL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