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聞/反惡霸失敗 台灣基進主席曝心內話:陳柏惟一定會再起
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圖/民視新聞)

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罷免案開票結果昨晚出爐,同意票77899、不同意票73433,罷免案通過,事後陳柏惟向支持者道謝,感謝支持者肯定他的表現,並對支持者說抱歉,沒有辦法繼續為他們努力。對此,台灣基進黨主席陳奕齊透過臉書長文透露內心想法,並表示以他對陳柏惟的認識,「他(陳柏惟)一定會再起」。

台中第二選區、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的罷免案於23日投票,最終同意票通過門檻,陳柏惟確定將下台,陳柏惟除了感謝支持者外,也大喊自己「沒有輸」。

陳奕齊透過臉書表示,對於這次反惡罷運動中,曾經給予各種協助的友黨前輩與各界朋友,基進真的打從內心十分感激,雖然反惡罷運動失敗,導致陳柏惟被「惡罷」給搞掉,基進受到嚴重挫敗創擊,愛護台灣、柏惟與基進的人,內心勢必很難受;但是此時更應該了解這場惡罷運動背後,那些虎視眈眈敵人的陰險。

陳奕齊也說,此次「惡罷運動」的結果,說明台灣民主其實依舊是相當脆弱。包含面對三合一的民主對立面,前現代地方家族勢力、中國國民黨與中共。它們推倒民主骨牌第一張,即將食髓知味,再接再厲,利用台灣的罷免、公投與定期改選此些民主機制工具,進行台灣內部分化、社會關係的對立、意見輿論的極端化,如此社會分化的狀況下,將更有利於中共對台統戰滲透,同時長期讓「用選戰拿下台灣比用砲彈打下台灣」更具可操作性與實踐性。

陳奕齊也說,儘管這次反惡罷失敗,讓台灣基進唯一一席優秀立委陳柏惟失去席次,對基進真的是很大的傷害。但他也相信,陳柏惟一定會再起,真正的基進,「就是讓希望成為可能,而非讓絕望成為可信」。

台灣基進黨主席陳奕齊臉書全文:

請讓「民主」成為共同體團結的工具,而不是撕裂的手段

昨晚中二選區台灣基進3Q陳柏惟立委的罷免案過關之後,有許多朋友、各界支持者甚至政評家,或許因過於失望而產生一些情緒發言,可以理解這份情緒,但衷心希望我們用另一種角度沉澱與思考,或許,會讓每一次的失望情緒成為下一次成長的養份。在此,身為台灣基進主席,有一些內心話,想跟朋友們分享:

真的,此次反惡罷挫敗,責任盡在台灣基進本身,而非友黨。事實上,民進黨從黨中央到地方黨公職跟台灣基進有著密切合作與討論。但台灣基進與陳柏惟作為當事人,很多討論之後的行動方案,大多是基進的抉擇。反倒是,基進的許多年輕幹部從跟民進黨的諸多前輩協力與互動之中,不斷吸收與成長,這對由素人組成的基進青年幹部而言,真的是一次非常好的歷練。對於這次反惡罷運動中,曾經給予各種協助的友黨前輩與各界朋友,基進真的打從內心十分感激。

台中中二惡罷運動的開展,其本質就是一場濫用民主工具,不斷進行社會撕裂、分化與極端化的運動。不論這場惡罷運動的結果,打從其推動開展以來,就已經取得造成社會分化、關係撕裂與意見極端化的效果,這就是中共「銳實力」這些年的施為之後意欲取得的效果。讓民主社會更加混亂,才能凸顯出「中國模式」治理的優越性,這是中國政權的變態心理展現。因此,反惡罷運動失敗,導致柏惟被惡罷給搞掉,基進受到嚴重挫敗創擊,愛護台灣、柏惟與基進的人,內心勢必很難受;但是,此刻更應該了解這場惡罷運動背後那些虎視眈眈敵人的陰險。

此次「惡罷運動」的結果,說明台灣民主其實依舊是相當脆弱。尤其,面對三合一的民主對立面:前現代地方家族勢力、中國國民黨與中共。它們推倒民主骨牌第一張,即將食髓知味,再接再厲,利用台灣的罷免、公投與定期改選此些民主機制工具,進行台灣內部分化、社會關係的對立、意見輿論的極端化,如此社會分化的狀況下,將更有利於中共對台統戰滲透,同時長期讓「用選戰拿下台灣比用砲彈打下台灣」更具可操作性與實踐性。反惡罷失敗,理當對此有更深刻的理解,這樣也才知道,這些年我們常常大聲疾呼必須要防止中共銳實力滲透、假新聞資訊戰、利用內部代理協力者濫用台灣民主工具….的問題,從來不是危言聳聽,而我們有創設足夠的新法律工具來因應這些威脅嗎?答案當然是令人失望的。這是為何,基進側重此塊議題的主要緣由。

事實上,反惡罷運動失敗,該負主責的是身為黨主席的我,不論是授權給幹部、抑或對反惡罷各種行動策略的接受,責任真的完全在於我。如果檯面上的大政黨,他們是上市公司,台灣基進則像是剛完成登記的小公司商號;這麼多年以來,基進訓練出來已經可以扛起一線任務的幹部數量,幾乎是兩隻手的手指頭以內,不像上市治理公司隨時有好幾個治理團隊可以整批汰換。因此,基進長年窘迫的狀況即是:有能力與有品格的幹部數量不夠。連許多基進贏面高的選區,基進還是無法有合適的人下去戰。基進能做的、且這些年正在做的,就是「以戰養戰」的方式,來擴大人力庫與培養能力。這是為何我身為黨主席,我沒有跟其他政黨主席總是帶領黨在鏡頭現身,如果是這樣,那麼黨的一線幹部根本沒有大規模浮現。我知道我一個人可以做很多事,能力也很強,但是我知道縱使這樣,我還是沒法倚靠我個人的力量,完成基進組建的終極目標:把台灣築就成一個平凡人等都可以擁有不自覺「嘴角微揚15度」的幸福之國度。要完成這事,必須一群人,而不是倚靠個人英雄可以完成。讓台灣基進黨成為一個「舞台球場」,讓自家基進農場的年輕球員上場培養,就是我可以做到的。在台灣從政,大多設想考慮的是個人的參選,但幾乎鮮少有以「組黨」作為從政的方式。再加上,在台灣小黨本就難以生存,基進此種堅定本土小黨,比起內建投機慣性看風向的政黨,更常受到冷遇;但如果台灣民主鞏固必須要堅定本土小黨作為本土在野監督,那麼總要有人以「政治超前部署」的心情,下去組建這種一開始非常吃力不討好的事啊!!

殘酷嗎?的確是這樣。說句殘酷的實話,台灣年輕世代對政治改革有熱情者有增加的現象,但是政治認識能力、政治分析能力、政治處理能力、甚至治理執行能力…真的還需要時間打磨。基進一直築就「在野本土監督」的政治隊伍自詡,也認為唯有讓台灣政界有此一隊伍存在,台灣民主才能真正鞏固;此外,也只有此一隊伍的存在,也才能在台灣人民喜新厭舊而想換人做做看的時刻,不會換上親中政客或者「中國人」來做做看。但我不斷向基進年輕幹部說,如果那個時刻來臨,我們有自信跟台灣人民大聲說,那就換上基進去做做看嗎?如果我們沒有辦法確認自身更好,那憑甚麼去爭逐政黨輪替的資格呢,因為輪替是要讓政治提升而非墮落啊?!

加入基進的人都知道,基進作為「台灣國家完成」的隊伍,清楚地知道中國將是這一路以來挑戰關卡中的最後大魔王。基進人必須要有跟中國同齡菁英頑抗的能力。中國人口數量龐大,菁英數可能就是台灣人口的一半;因此,基進幹部都知道他們必須「一個打幾個」的能力(後來柏惟一個打幾個的說法,竟然也成為惡罷運動方拿去說嘴的事),否則根本無法在台灣國家完成的道路上挺進至那個想望中的彼岸。

其實很多事情,早說過很多次。只是我們從來不當真。這一次反惡罷失敗,讓台灣基進唯一一席優秀立委陳柏惟失去席次,對基進真的是很大的傷害。但是真的不用落人指責,導致內部更加不信任,民主工具是為了團結我們的共同體,只有中共才會想方設法用台灣民主工具,來讓台灣更加撕裂、互信喪失。惡罷運動中,三合一的暗黑勢力合流,對此事,我們應該把心思放在這裡,想方設法超克解決橫陳台灣民主政體鞏固的這「三座大山」。

以我對柏惟的認識,他一定會再起。此次,遭逢「惡罷」的追擊創傷,並非台灣基進一路走來最低潮的時刻,台灣基進依舊存在,除了既有的高雄、台南、嘉義、新竹、桃園、台北的黨部與實體辦公室之外,接下來台灣基進在宜蘭與屏東的實體黨部也正在籌備。基進人都知道,基進一路走來的故事,就像是一種從「流動攤販」到「固定攤販」,到有「小店面」,以至目前全台展店幾家的狀態。把每一次的挫敗而來的毋甘與難過,當成走進/近基進的機緣,基進的政治隊伍,定會持續茁壯!!還有很多想說,但先在此打住【如果對基進好奇的朋友,真的可以期待正在加緊趕工的台灣基進的黨史故事喔。】

To be truly "radical"us to make hope possible, rather than despair convincing. 真正的基進,就是讓希望成為可能,而非讓絕望成為可信。

(民視新聞網/綜合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