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聞/清大畢典致詞突然忘稿! 林青霞笑喊:剛才有一點不完美
林青霞致詞。(圖/民視新聞)

即時中心/詹詠淇報導

國立清華大學今(15)日舉行畢業典禮,邀來國際級影后、永遠的東方不敗林青霞擔任貴賓致詞。有趣的是,林青霞一度忘記演講內容,笑著向畢業生道歉,「剛才有一點不完美,忘了詞看了一下」,令場面瞬間熱絡起來。她也分享人生哲理,「必須先讓自己快樂起來,才可以把快樂帶給別人」,每個畢業生都是獨一無二的限量版,期盼大家能做最好的自己,盡早完成夢想,讓自己先快樂起來,再把快樂的種子散播出去。

更多新聞: 快新聞/曝從影22年「最大遺憾」 林青霞「送清大畢業生飛吻」分享愛和快樂

林青霞約於上午9時56分,隨著清大校長高為元等人一同進場。典禮一開始,先由清大校長高為元致詞,接著才是貴賓林青霞致詞,致詞完後,她聽完畢業生代表致詞、獻花後,約10時35分先行離開。

「知道我今天為什麼站在這裡嗎?」林青霞致詞一開始先俏皮詢問,「因為我想再穿一穿我的博士袍,因為我想跟你們一起參加畢業典禮」。首先她要恭喜清華大學的博士、碩士、學士畢業生,「真的很為你們感到高興,你們今天想必是非常非常快樂,相信這個快樂的當下,會永遠留在你們的記憶裡」。

「我的人生哲理是,必須先讓自己快樂起來,才可以把快樂帶給別人」,林青霞分享她一生中,對快樂的感悟。她在高中畢業後,沒考上大學、正在徬徨迷惘的時候,「機會從天而降,我得到瓊瑤小說《窗外》的電影角色」。你想一想,一個從街上找來,不到一百磅的害羞小女孩,竟然要擔當瓊瑤電影的第一女主角。

「對我來說,簡直是不敢想的夢想,我每天歡天喜地的去片場,歡天喜地的回家,像隻快樂的小鳥」,林青霞笑稱,有時電影收了工,「我還捨不得回去,在片場徘徊」,那種快樂的感覺,她至今難忘。

林青霞指出,《窗外》在香港賣座超過65萬港幣,她第一部在台灣上演的電影《雲飄飄》超過400萬台幣,那在50年前是筆相當大的數目。「我一夜成名,成名之後,接著來的就是報章雜誌電視的採訪、應接不暇的片約,我從一個很單純的學生校園,跳入一個最複雜的電影圈」。

「張愛玲說,成名要趁早」,林青霞表示,但是太早成名,確實招架不住。她當時拍導演白景瑞的《秋歌》時,她站在牆邊等著打燈光,「導演說,預備預備!我突然之間驚醒,原來我剛剛已經站著睡著了。」

「那個時候,我累得連思考時間都沒有」,林青霞回憶,難得有1、2天休息,她站在鏡子前仔細觀察自己,「我發覺鏡子裡面的那個人很陌生,那是一張非常不快樂的面孔」。

「我在你們這個年紀的時候,是昏天黑地的拍戲」,林青霞說到,你知道嗎,在人人都以為她年輕、漂亮、有名氣、片酬高,應該是最快樂的時候,「那卻是我最沒有信心、最自卑的時候」。

林青霞指出,她性格要強,任何事情都要做到最好,又不知道最好是什麼。她怯場,因為覺得自己才華不夠,但是因為工作關係又要經常面對媒體、上台說話。剛出道時,「我真希望自己是個啞巴,就不用接受採訪了」。

林青霞接著說,父母幫她簽了人生中第一張合約,《窗外》的合約,就結束了三重市的家庭工廠,舉家搬到台北市永康街4樓的一棟公寓。「我住2樓,張佛千教授住4樓,他是我生命中見過的第一個這麼有學問的人」。

「現在就不一樣了」,林青霞笑稱,她的好朋友都是傑出的校長夫人、校長、教授、博士、作家、藝術家。她年輕時,最妄想做文化人,現在她幾乎是一隻腳踏入了文化界,「這對我來說是非常驕傲的事」。

時間回到她18、19歲,林青霞說,她鼓起勇氣跑到4樓去按張佛千教授的門鈴,「我請他教我說話、怎麼講話?他送我一本說話的藝術」。其實她非常喜歡她的工作,無論是上刀山、下火海、飛天遁地,都樂此不疲,「但是就怕講話、就怕上台」,現在比較沒那麼怕了,「因為我接受自己不完美,並且我明白,世界上沒有完美這回事,只要你盡力去嘗試、誠心誠意去做,即使是不完美,相信大家也會原諒我接受我,你們說是不是呀?」

「剛才有一點不完美,忘了詞看了一下」,林青霞笑稱,20年前她開始寫作,跟讀者分享她的所思所想,「因為寫作我看了不少書,因為寫作我觀察和關心身邊人事物」,學畫畫她會注意美的線條,她會去美術觀參觀來充實自己,「我打開五官,吸收天底下所有有趣的事。我開始真正看待自己喜好,唱京戲唱得不好,我也勇於表演」。

「我不是在做別人眼裡的林青霞,而是在發覺自己,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林青霞說,那種發自內心的快樂,是筆墨難以形容的。

「疫情初期,其他運動不方便做,只有行山最安全」,林青霞分享,她和高為元的夫人黃心村教授,第一次相約去香港山頂行山時,天氣陰暗,2人只帶一把小傘,走到一半下起傾盆大雨,小傘一點都不管用,山頂無處躲雨,「我們全身溼透,卻仍然頂著那把風雨飄搖中的小傘緩緩向前走」。

林青霞說,這個時候,她想起了18年前去吳哥窟遇見的千年巨石,夾在千年巨石中開的3朵白裡透著粉紅的小花。小花經歷了吳哥窟千年巨變,甚至被人遺忘了五百年,仍能向著太陽面對大地,開出美麗的花朵。她把小花的故事說給黃心村聽,大家互相砥礪前行,企圖在疫情的夾縫中找到快樂的因子。

林青霞也說,在這3年中,她出版了2本書,《鏡前鏡後》和《青霞小品》。《鏡前鏡後》獲得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的散文組推薦獎。黃心村出版了《緣起香港:張愛玲的異鄉和世界》,激起了很大的反響。「我們深深的感受到在逆境中開出花朵的喜悅」。

「其實我在高中畢業以後第一志願是進大學」,林青霞提及,本來想拍完《窗外》就去考,後來接了《雲飄飄》,本來想拍完第二部戲就去讀大學,電影賣座以後就一部接一部停不了,直到拍了100部,「其實我真人沒念過大學,電影裡到是念過不少,還念過清華大學」。

「沒上大學的遺憾壓在我的心裡幾十年」,林青霞透露,後來想通了,在社會上工作也是學習。如果4年一個大學,「我從影22年等於上了好幾個大學」。要學習也隨時隨地都可以,2023年她獲得香港大學頒贈的社會科學榮譽博士學位。

「我的母親一生都羨慕、崇拜有學問的人」林青霞遺憾表示,如果母親能親眼看見女兒穿著博士袍在這個多的博士、碩士、學士畢業生面前演講,一定笑得合不攏嘴。

最後,林青霞說,「現在我把我所有的愛和快樂獻給你們,你們每一個人在世界上都是重要的」,都有獨特的使命,都是獨一無二的限量版,希望你們做最好的自己,使自己發光發熱、照亮自己照亮別人。希望你們能夠盡早完成夢想,讓自己先快樂起來,再把快樂的種子散播出去,讓世界因為你而變得美麗,祝福你們,謝謝大家。

快新聞/演講突然忘詞! 林青霞笑喊:剛才有一點不完美
林青霞讚每個畢業生都是獨一無二的限量版。(圖/民視新聞)
更多新聞: 快新聞/林青霞清大演講! 年輕粉絲興奮迎接偶像:Oh My G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