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一國兩制消失存亡感增強 香港六四晚會人數創新高

今年是六四天安門事件30周年,香港的年度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參與人數也創下歷年新高,主辦單位香港支聯會表示,至少18萬人一起悼念六四,但為何今年人數特別多,事實上,香港人的「存亡感」這幾年特別重,先是去年通車的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事件,正在推動的港澳大灣區計畫,再加上如今正在修訂的逃犯條例,都使得香港的一國兩制進入名存實亡的狀態,六四事件目擊者、支聯會秘書李卓人就表示,香港人對於未來感到緊張、感到憂慮,感到壓迫性,來看我們的專題報導。

六四事件30週年 香港18萬人燭光晚會悼念

血染的風采、1989年的天安門,香港群眾手持百合花燭光,悼念30年前被血腥鎮壓的中國學生們,人群中有白髮老者、有青春少年,還有帶著下一代一起出席的青壯世代,今年的維多利亞公園六四追悼晚會,參與群眾坐滿了六個足球場,主辦方估計人數達18萬、創下近年來新高。

帶200萬港幣支持學生 支聯會目擊血洗天安門

香港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談起當年依然唏噓,他說:「(1989年6月4日)清晨,我看到一具具屍體被載走,去到醫院看到堆疊的屍體,也看到受傷的人,從那天開始我就覺得,我這一生都要為中國民主奮鬥。」

支聯會是1989年5月香港泛民主派,為了支持中國民主運動所成立的組織,全名是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李卓人當時代表支聯會帶著港人捐出的2百萬港幣,前往天安門支持學生,不料卻眼睜睜看到廣場上的槍林彈雨。

隔天6月5號他搭上飛機想回香港,卻被公安帶下飛機、羈押三天,被迫簽下悔過書承諾「不在北京搞活動」才獲釋。而回到香港的李卓人,已經連續第三十年舉辦六四燭光晚會。

李卓人說表示,舉辦晚會不只是為了紀念30年前發生的事,也是為了我們自己的存亡而戰,我們香港的一國兩制。」

2014雨傘革命後 六四晚會參加人數逐漸減少

對很多香港人來說,參與這場晚會,還代表他們捍衛在中國領土上他們繼承的自由,(香港)是現代中國領土唯一允許紀念這個日子的地方。

但其實近年來,維園六四晚會的參與者人數逐漸減少,上一次出現18萬人已經是2014年,2017年還創下新低。香港支聯會表示約有11萬人參與,不過警方卻稱晚會人數最高峰階段只有18000人出席。

維園晚會人數降低的轉捩點,要從2014年9月的雨傘革命說起。

維園參與者認同中國 雨傘革命分割香港民運世代

香港學運領袖黃之鋒2014年表示:「罷課就是要由中學生亮起香港的紅燈,由紅燈的燈光照耀整個香港,去問每一個成年人,當你們每一個人對我們說,香港的未來全靠你們,我想說這句話比粗話更難聽,因為香港未來是屬於你你你們每一個。」

2014年9月底,由香港學生發起的雨傘革命,正式分割香港的民運世代,這一批新興民運領袖,認為維園參與者認同的是中國。但他們心目中「香港是香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香港高中生樂團Jason認為:「很多人對六四口號,『建設民主中國』有很多爭議,甚至很多學生聯會不出席六四晚會。」

「香港未來自己決定」 新興民運領袖切割中國

香港中大學生會長2016年時表示:「不出席支聯會六四晚會,不等於學界無視六四,我等11家大專院校合辦六四論壇,誠盼能藉今年的機會,以理性的眼光,從本土的脈絡,理清六四對港人的影響和意義。」

嶺南大學副教授袁瑋熙認為:「他們主張香港應該要決定自己的未來,香港或許需要脫離中國獨立,他們相信六四是個戰場,所以他們的論辯是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就等於是宣揚中國民族主義,即便燭光晚會是挺民主的。」

香港學生雖然也挺民主,但挺的是香港的民主而非中國的民主,要求發展本土、被視為是「港獨」,不同的國族認同使得支聯會與新世代學生領袖分道揚鑣,學生們自己舉行紀念活動、自己舉辦論壇悼念天安門事件,不再加入每年六月四號的維園燭光晚會,維園晚會人數因此逐年遞減。

反對港府修訂逃犯條例 13萬港人428上街遊行

但為何今年人數再創高峰、捐款金額也成長兩倍,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表示:「我相信市民感到有壓迫性,這種壓迫性令市民感到,我們更需要為香港做多點事。」

今年4月28號,13萬港人上街遊行,反對港府修訂的逃犯條例,因為逃犯條例一旦過關,未來不論是港人台灣人或者外國人,在任何一個地方犯罪,只要人在香港境內,都有可能被要求引渡到中國受審,許多香港人批評這根本是「送中條款」,為北京當局大開方便之門。

有參與反送中遊行的香港市民表示:「一旦這個法案通過,不論你是一般人,或者過境香港的外國人,都有可能被帶走送往中國。」也有人指出:「最可怕的是,他們可以用行政命令逮捕你,不需要犯罪。」

「引渡惡法」若通過 香港社運人士恐遭中國監禁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表示:「最壞的情況可能是,社運人士可能會被中國監禁,即便他們是香港的永久居民,我們意識到這個引渡法,不僅影響香港公民,也會影響任何到香港旅遊,或者居住在香港的外國商人及旅客。

緊接著6月6號,三千香港律師也罕見的進行黑衣靜默遊行,而五年前發起雨傘革命的學生聯會,更高聲疾呼年輕人再度站出來反送中。

6.9反送中宣傳片裡,各種學運社運人士發言人說道:「今日其實是香港人幾年來,面對的最嚴重一個危機,逃犯條例的修訂其實是香港的終局,香港人不想要失去應有的自由,我不想要香港變成中國,如果今日我不走出來,第二天共產黨就會上門,將我們遣送到中國。」

大灣區計畫、引渡惡法 香港一國兩制「被消失」

五年前的佔中,五年後的反送中,香港新一代學生感受不到英治時期的自由,卻面臨著越來越緊縮的北京緊箍咒,從民主真普選(2014)的幻滅,銅鑼灣書局事件(2015)店長員工的被失蹤,香港泛民主派議員(2016)就任改誓辭被去職,到去年的廣深港高鐵站一地兩檢,今年初北京政府推出的粵港澳大灣區計畫,在在都顯示香港的一國兩制地位逐漸被消融。

壹傳媒創辦者暨泛民主派人士黎智英表示:「修訂逃犯條例將終結自由法治的香港社會,如果通過,30年前在天安門發生的事,將在香港再度發生。」

對香港來說,此時似乎真的是終局之戰,下一個十年港人是否還能替六四罹難者悼念,也許就看今朝。

(民視新聞/專題報導)


----

⚠️ 台灣齊心戰疫!疫苗施打、武肺疫情現況➡️ https://bit.ly/3hguHQV

🔥 現正熱門新聞➡️https://bit.ly/3eTSYL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