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三波疫情攔不住 日本醫療面臨崩壞!

日本疫情蔓延,13日全國累計確診人數已突破30萬人,光是過去3週就暴增10萬人,重症人數也不斷刷新紀錄。目前包括東京、大阪、京都和愛知等地,都已經宣布緊急事態。各地醫療資源拉起警報,東京和大阪等地,病床使用率都飆升到7成上下。輕症患者連方艙旅館都住不進去,只能在家療養。甚至有重症病患輾轉數家醫院、就是找不到空的病床。醫療崩壞的慘況,正在日本各地上演。

穿上防護衣、戴好面罩,邁向病毒第一線戰場。日本武漢肺炎疫情已經進入第三波,病例增加速度之快、重症人數之多,卻遠遠超過前面兩波。

全球/第三波疫情攔不住 日本醫療面臨崩壞!

埼玉醫科大醫療中心看護師井岡京子表示,「第二波時就算10個人入院,也是兩名(醫護)照顧,從那時就一直是這樣的體制,但(這次)麻煩程度稍微有些不同,感覺非常疲勞。」

病例暴增人手吃緊 日醫院醫生「跨科救援」

病程的每一階段,都比一般病患要更耗時耗力。這間位於埼玉縣的醫科大學醫院,感染科的醫師已經忙不過來,甚至得向其他科別求援。

一名整形外科醫師表示,「外科和內科、感染病症完全是不一樣的領域,只能從基礎開始學起。」

埼玉醫科大醫療中心教授岡秀昭表示,「這是應急之策,要是下週就撐過去了那就還好,但現在根本還不到患者人數高峰,這種工作方式感覺就像用跑百米的速度在跑馬拉松一樣。」

救或不救?銀髮確診者風險高 醫護陷兩難

這天當地保健所,準備轉介一名確診病患,醫師們一看病歷,卻陷入兩難。岡秀昭表示,「是可以收治沒有錯,但她已經...94歲是嗎?要是她入院後症狀突然惡化,我們目前已經沒有多的呼吸器可以用。」

高齡確診者風險高 第一線醫護負荷更沉重

包括這名病例在內,院內13個住院的確診者,就有9個人是高齡銀髮族,沉重的醫療負荷,讓第一線醫護喘不過氣。

岡秀昭表示,「對我們而言,這裡就是戰場,這樣沉重的負荷要是持續下去,這個月底死者恐怕會進一步增加,過去能夠提供的醫療品質,今後恐怕無法維持同樣水準。」

日確診數飆破30萬大關 各地病床一位難求

日本全國確診人數在13日飆破30萬人大關,過去短短三週之內,就暴增10萬人。不論方艙旅館還是醫院,病床都是一位難求,有時救護車甚至得開一個小時,才能找到可供入住的地點。

東京病床使用率破8成 逾7千人等不到床位

根據日本警察廳統計,去年至少有122人因為病情快速惡化,來不及接受治療就在家病逝。截至13日為止,日本全國就有3.2萬人居家療養,人數是前一週的1.7倍。

病毒戰況最為慘烈的東京,目前病床使用率已接近8成,單算重症病床更逼近9成,15日為止有7千多人等待床位,一個月內暴增10倍之多。像一間收治中度症狀患者的醫院,19張隔離病床,從去年2月開始,就一直維持客滿狀態。

全球/第三波疫情攔不住 日本醫療面臨崩壞!

東京平成立石醫院護理師說,「病床一直都是客滿的,都是滿的,就算空出來,也立刻有新的病患進來,馬上又滿了。」

重症床位全塞爆 醫護改裝更衣室安置患者

濃濃的疲憊感,幾乎要從字裡行間滿出來。原本院內病患一但惡化轉為重症,就必須轉院到設備更為完善的重症醫院,但隨著病毒持續攻城掠地,各地病床都宣告用罄,院方只能將醫護的更衣室改裝,架上隔板、調來呼吸器,用來安置重症患者。

東京平成立石醫院院長大澤秀一指出,「 明明原本定位只收治輕症和中度患者,現在終於也變成這樣不得已的狀況,雖然醫護都沒有出聲抱怨,但他們應該也累積了不少壓力。」

照護重症耗時耗力 裝呼吸器需3名醫師才搞定

照護重症,各種防疫都要升級,換裝相當費時。加上這些病患普遍年紀較大、需要洗腎或特殊醫療,光是裝上呼吸器,就得出動三名醫師,花2個小時才終於搞定。

2020年的最後一天 東京確診病例破千人

去年12月31號,2020年的最後一天,東京確診人數超過1千人,一名70歲的男性肺炎患者也在這時入院。

全球/第三波疫情攔不住 日本醫療面臨崩壞!

爺爺剛住院,還和醫生有問有答,沒想到隔天他的肺部發炎區域擴大,即使緊急投藥,病況還是急轉直下,短短三天就不幸過世。同樣慘況,幾乎天天在日本各地上演。

日「病床數」世界第一 疫情來襲醫療為何崩壞?

單就數字來看,日本每千人可用的病床數大約是13張,甚至超越歐美以及南韓,位居世界第一,為何如此還會面臨醫療崩潰?原因其實和日本的醫院體制有關。

日本病床數量看起來雖多,資源分配卻相當分散。地方政府可以隨時調度的公立醫院,只佔日本醫療院所的2-3成,為數眾多的私立醫院,病床數卻大多在200床以下,規模太小,沒有足夠設備,人力也不充足。平均每張病床分配到的醫生人數,只有0.19人,相當於歐美的3分之1到5分之1。

日病床數多資源卻分散 私立醫院人力、設備不足

一位拒收武肺患者醫院院長表示,「考慮到院內感染的風險,小規模的醫院根本應付不來,要是收容(重症) 就必須24小時照護,白天雖然醫師和工作人員還夠,但晚間要怎麼辦?」

重點醫院都負荷不了 小醫院拒收武肺患者

院方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因為連埼玉縣的重點醫院、戶田中央綜合醫院,日前都爆發大規模院內群聚。截至14日為止,就傳出300多起病例,並有數十人死亡,被迫暫停門診和急診。資源不足的小醫院,更禁不起這樣的風險。

一位拒收武肺患者醫院院長表示,「私立醫院...這說法可能有點問題,但可以說,我們是無法強制(醫師)工作的。醫師和護理師要是強行對他們施壓,最大風險就是他們可能乾脆離職。」

日政府祭補助幫助不大 醫療人力難題仍無解

雖然日本中央提出優厚補助,鼓勵私立醫院添購設備、收治武漢肺炎病患。但治療經驗、以及操作葉克膜等器材的技術、以及第一線醫護的心理負擔,卻不是單單出錢就能解決的問題。面對來勢洶洶的肺炎病毒,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培養足夠的醫療人力,擋住這波攻勢,日本政府的考驗才正開始。

(民視新聞/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