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在二二八的菁英】「我想要一張死亡證明」受難者家屬乘載74年的傷痛與辛酸│故事台灣
(圖片擷取自台北二二八紀念館官網)

二二八事件距今已74年,許多受難者的家屬,經歷家庭的破碎、煎熬的尋人過程、中國國民黨的監控......即便有人已離開人世,他們仍在等待真相。

楊𤆬治:法官吳鴻麒遺孀─「知道真相我才能瞑目」

吳鴻麒是台北地方法院民事庭推事(法官),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他沒有參加任何行動或聚會,3月12日這天,兩名便衣說「柯參謀(柯遠芬)要請你去談話」,從此一去不復返。

【消失在二二八的台灣菁英】「我想要一張死亡證明」受難者家屬乘載70年的傷痛與辛酸│故事台灣
台北地方法院民事庭推事(法官)吳鴻麒(圖片擷取自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官網)

吳鴻麒被帶走4、5天後音訊全無,他的妻子楊𤆬治非常擔憂,直到一名在車站工作的親戚來告訴她,南港站的職員發現南港橋下有8具屍體,「穿著像斯文人」,這名親戚便聯想到吳鴻麒,告訴楊𤆬治:「別仰賴官廳找人,自己也要去找看看。」

後來,楊𤆬治請當地鄰長帶他們去認屍,在竹叢林找到吳鴻麒的屍體。由於無人能幫忙,楊𤆬治託親戚找來一輛人力板車將屍體運回家。

楊𤆬治回憶,她看見吳鴻麒屍體上的傷口血流不止,心痛萬分,「你一生講究衛生,死時卻弄得全身灰塵泥土、髒兮兮的......」後來驗屍,他們發現吳鴻麒全身瘀青,連睪丸都被打破了。楊𤆬治找來攝影師拍遺照、保留丈夫的遺物,為了「以後好向子女交代」。

丈夫受難逝世,讓楊𤆬治體會到「人亡人情亡」,獨自撫養一雙兒女長大成人。因為擔心兒女的安危,對丈夫的死因閉口不談,更從未向其他親友提起。

在多年以後,她接受口述歷史的採訪,也是為了這個國家的下一代、為了歷史,楊𤆬治說:「如果不了解我們這種心情,也就不懂得預防。」

至於賠償,她說她想都沒想過,「再多錢賠償我,都沒有用。」楊𤆬治強調:「反正40幾年的辛苦都過來了,知道真相,我才能瞑目。」

陳仙槎、王育德:檢察官王育霖遺孀、弟弟─「40幾年來的恐懼,別人不太能真正理解」

王育霖是第一位在日本擔任檢察官的台灣人,背後其實有段辛酸的故事。遺孀陳仙槎說,王育霖曾告訴她,16歲母親逝世,他在大家庭中被欺負,因此養成「不向命運屈服」的性格,這樣耿直堅強的性格,碰上混亂的世局,間接導致他的死因。

【消失在二二八的台灣菁英】「我想要一張死亡證明」受難者家屬乘載70年的傷痛與辛酸│故事台灣
王育霖與陳仙槎結婚照(圖片來源:民視新聞資料畫面)

王育霖在偵辦新竹市長郭紹宗「救濟物資貪瀆案」時,因證人屢傳不到,前往市府蒐調時,遭市長誣指,並調來警察包圍他,在混亂中搶走王育霖的搜索令及卷宗,讓他憤而辭職。辭職後的王育霖,原本還想申請律師執照,但執照申請還沒下來他就遇害了。

王育霖在3月14日被捕,他當時準備出門,才剛踏出家門,發現錢包不在身上,又折回來問太太。

這時一群便衣人員闖入,其中一個問「王育霖是哪一個人?」陳仙槎回沒有這個人,那人一把翻開王育霖的衣襟,發現裡面就繡著他的名字,就把他帶走。

陳仙槎想攔住他們,結果其中一人掏出手槍恐嚇她:「妳再多說,我就槍斃妳。」事後她才明白,這群人可能早在門外守候許久。

王育霖被抓後,弟弟王育德從台南趕到台北陪嫂嫂奔波尋人,後來風聲不對,王育德展開逃亡之旅,搭機到香港再偷渡到日本,並告訴日本新聞界二二八及王育霖的事情後,取得政治庇護及永久居留權,直到1985年因心肌梗塞逝世,都未曾回到台灣。他曾寫下「兄哥王育霖之死」一文,懷念兄弟之間的情誼、哥哥的性格與遇害的可能原因。

陳仙槎則帶著孩子回到台南夫家,除了照顧兩個還年幼的孩子、負擔大大小小的家事、忍受細姨婆婆的欺侮,還有國民黨政府的暗中監視。

陳仙槎在口述歷史的採訪最後說:「40幾年來的種種恐懼和害怕,別人不太能真正理解,只有你自己遇上一次、怕入了心,才知道箇中辛酸冷暖。」

陳仙槎在2020年1月14日辭世,長子王克雄說,母親雖然帶著遺憾離開,但父母終於在天上團聚,應該是這對患難夫妻最嚮往的終點。

林宗義、林詠梅:台灣旅美博士林茂生子女─「我也想要一張死亡證書」

台灣第一位留美博士林茂生,二二八事件發生時,他在台大擔任先修班主任、代理文學院院長,跟王育霖一樣,至今屍骨不知在何處。

林茂生的女兒林詠梅表示,父親遇害時她才10歲,全家一連搬家兩次,因為原先的房子住處常有陌生人闖入、走來走去,生活受到騷擾。

林茂生的遺孀王采蘩把原來的住處賣了,從8月等到12月,買家終於付款,可是那時候偏偏遇上台幣的惡性通貨膨脹。

【消失在二二八的台灣菁英】「我想要一張死亡證明」受難者家屬乘載70年的傷痛與辛酸│故事台灣
林茂生全家合影(圖片來源:民視新聞資料畫面)

林茂生遇難時,次子林宗義才剛擔任台大醫院第一任神經精神科主任。1950年之後他旅居國外,成為國民黨政府的「黑名單」,但始終掛念著台灣。

1987年解嚴以後,林宗義投身「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協助受難者遺族形成組織,2010年他在加拿大逝世。

林詠梅則以父親、手足的成就為傲,父親作為台灣人的勇敢與堅持,也深深烙印在她的性格中。

有一次她要出國,海關檢查她的身分證,詢問為什麼父親欄寫著生死不明?她回「我也很想要一張死亡證書」海關聽到後便沉默、放行,林詠梅說自己無懼,她的父親林茂生更是如此。

(民視新聞網/陳思瑀 報導)

----

⚠️ 台灣社區感染風暴擴大!圖解確診關係、足跡➡️ https://bit.ly/3hguHQV

🔥 現正熱門新聞➡️https://bit.ly/3eTSYL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