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在二二八的菁英】台灣金融家陳炘被捕後「300甲土地遭佔」第一位留美博士林茂生人間蒸發│故事台灣
陳炘、林茂生(圖片擷取自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官網、維基百科)

二二八事件爆發後,許多台灣菁英先後被拘捕,包括台灣金融先驅陳炘,以及台灣首位留美博士林茂生,在日治時代,他們兩人皆留學日本、美國,是當時相當出色的知識份子,並企圖在自身領域發揮影響力,期盼提升台灣人地位,也都曾加入台灣文化協會。好不容易等到二戰結束、歡迎「祖國」回歸,卻發現中國國民黨政府的貪腐橫暴。在二二八事件爆發後,這兩位台灣菁英也都在3月11日這一天被帶走,從此再也沒有回家,至今屍骨在哪都找不到……。

日治時代少見的金融人才 陳炘盼提升台灣人地位籌組「大東信託」

陳炘在日治時代是相當少見的金融人才。那時的知識份子多是留學日本,而陳炘則在日本留學後,再赴美就讀哥倫比亞大學經經濟系,1925年取得博士學位。當他學成歸國,林獻堂、蔣渭水等人所領導的「台灣文化協會」正從事多項文化啟蒙運動,他被林獻堂延聘為文化協會夏季學校的講師。

【消失在二二八的菁英】台灣金融家陳炘被捕後「300甲土地遭佔」第一位留美博士林茂生人間蒸發
陳炘(右起第四)留日時與其他留學生的合照,右三為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杜聰明(圖片擷取自維基百科)

陳炘認為,台灣人的地位要提升,不僅要從文化著手,還必須走向商工資本發展,才能與日本人分庭抗禮,於是他籌組一個「糾集台灣人的資金,以供台灣人利用」的金融機構─大東信託株式會社。

即便日本政府百般阻撓、加上台灣尚未實施信託法,讓大東信託未能取得合法地位而慘澹經營,但到了1934年,大東信託成為台灣成績最好的信託公司,對台灣的民族運動也有實質上的助益。

以「陰謀叛亂首要」罪名遭逮捕 陳炘股權、300甲土地遭沒收

二戰結束後,中國國民黨政府接著來台,陳炘原先熱烈迎接「祖國」,之後卻發現江浙財團作風橫暴,他再度集結台灣本土資本籌組「大公企業公司」,雖然他公開否認這項舉動是要抵抗江浙財團壟斷,卻已經引起行政長官公署注意。

二二八事件發生時,陳炘因為自身名望,被推為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民眾代表,陳炘以代表身份和陳儀會面,希望他「開誠布公,勿被少數特殊份子包圍」。3月11日清晨,陳炘被安上「陰謀叛亂首要,接收台灣信託公司」的罪名,遭到逮捕。

陳炘的長子陳盤谷回憶當時父親被警方押走的那天,「父親輕輕地拍拍我的肩膀,說『要聽媽媽的話』,然後就坐上吉普車走了。我作夢也沒有想到,這是我最後一次見到父親,而且是永遠的訣別。」

陳炘從此下落不明,妻子謝綺蘭帶著七個孩子到處打聽他的消息。有天,同樣被警方捉捕、之後獲釋的顏滄敏來告訴謝綺蘭,3月11日上午,他在軍處法庭見過陳炘,2人錯開後不久,接著2聲槍響響起,他聽到士兵說「那個企業家老闆被打死了」。

聽聞這項消息,讓謝綺蘭和子女們抱頭痛哭。陳炘的女兒高陳雙適說,帶走父親的人避不見面,甚至否認抓走她的父親,他們至今仍無法得知陳炘被捕的真相,連屍骨在哪都找不到。

【消失在二二八的菁英】台灣金融家陳炘被捕後「300甲土地遭佔」第一位留美博士林茂生人間蒸發
陳炘的女兒高陳雙適(圖片來源:民視新聞資料畫面)

此外,陳炘生前的股權、土地在二二八事件之後,都被中國國民黨政府沒收。家屬為了爭取返還陳炘生前遭沒收財產,跟政府打了多年的官司,陳家有300多甲土地(約880200坪)遭侵占,目前僅討回1348坪。

留美博士第一人 林茂生堅持台灣人立場、尊嚴

在陳炘之前,台灣第一位留美博士是林茂生,除此之外,他也是第一個取得東京帝國大學文學士的台灣人。

林茂生出生於台南府城的書香世家,受到祖父薰陶而有深厚的漢學基礎,之後赴日讀書,在1916年取得東京帝國大學文學士學位。從日本留學返台後,林茂生投身教育界,林茂生的女兒林詠梅曾寫一首詩〈一片e樹林〉紀念父親,詩中描述林茂生「他是教育界種幼苗的人,期待樹苗能長大,能頂天立地,如果有一片樹林時,有生命在棲息,也就有一切。」

和陳炘一樣,林茂生也投入「台灣文化協會」。當局曾駁回台灣文化協會舉辦講習會的申請、甚至出動日本便衣警察監聽,林茂生仍以台灣話演說。後來皇民化運動來襲,林茂生也被強拉參加「皇民奉公會」,擔任文化部長,但他始終維持漢姓,與家人也用台語交談,不講日語,始終堅持台灣人的尊嚴與立場。

歡迎「祖國」、同情中國人 卻遭便衣特務帶走一去不回

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林茂生的兒子林宗義回憶,父親相當振奮,林宗義說:「那天是他一生中最得意、最快樂的日子,他終於從奴隸身份翻身成為主人。」甚至在一開始,來台的中國人醜態頻出,林茂生也不嘲笑他們,而是寄予同情,「畢竟中國亂了這麼久,應該要更寬容。」

【消失在二二八的菁英】台灣金融家陳炘被捕後「300甲土地遭佔」第一位留美博士林茂生人間蒸發
林茂生全家合影(圖片來源:民視新聞資料畫面)

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林茂生當時在台大是先修班主任、代理文學院院長,他認為既然在混亂的時局下,學生無法在學校讀書,那就回家讀書,因此保全不少學生。當有人勸他應該走避,他回答:「那是沒意義的。我一生又沒有做什麼非法或敗德的事,為什麼我要藏起來?」

最後在林宗義的勸說下,才帶著幾本書、棋盤到他家暫住,後來又回家拿書。3月11日這天晚上,一群身分不明的便衣特務突然乘車到來,包圍林茂生的家、亮出手槍,以「大學校長有請」為由,將林茂生載走,從此一去不復返,有人傳說他的屍體被裝入麻布袋、丟進淡水河中。

(民視新聞網/陳思瑀 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