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軍人變恐怖分子?德國特種部隊遭納粹滲透

德國國防部長這周宣布、解散陸軍特種部隊司令部、KSK的第二連隊,原因是這支部隊已經遭到極右派好戰分子滲透,恐怕會造成國安威脅。更可怕的是,KSK還傳出了有大批火藥不翼而飛,甚至在2017年,計畫要謀殺多名支持難民的左派官員,前總統高克也在他們的刺殺名單上。而這個鮮少在媒體面前曝光的KSK,到底是什麼樣的單位,德國是否已經出現了境內恐怖軍事組織,請看我們的專題報導。

|軍隊中的精英!德國特種部隊KSK挑戰極限|

熱血男兒一躍而下,迎來的是浩瀚廣闊的天地,他是德國聯邦國防軍中的精英,來自簡稱KSK的陸軍特種部隊司令部。

|跳傘如小兒科!德國KSK六周內養成跳傘大師|

約1千名阿兵哥、會在這裡進行6周的嚴謹訓練,學習如何從基本功,也就是跟著大家自由落體,到變成雙人跳傘大師。德國跳傘教練韋伯表示,「根據我們對軍人的基本訓練,第一步是要控制他們的跳傘,也就是滑翔傘系統,所以他們知道要如何操作每個情況,然後就可以以27人為單位,一個接著一個在夜間跳傘。」 

在訓練期間,一名KSK軍人每天平均跳傘五次,也就是說一周就要跳上30次,而由於美國亞利桑那州的晴空萬里,讓這些弟兄們很快就可以如虎添翼,把教練教的全都吸收進去。他們一大早天還沒亮就開始上工,摸黑跳傘,而且從離機到著地,全部過程都要無聲無息、精密準確。

|打擊恐怖分子、執行搜救 KSK選拔非常嚴苛|

德國軍隊指揮官表示,「讓我前進的動力就是,每個人的自我期許都很高,沒有人對平庸滿意,大家都想做到更好。」成立於1996年,KSK目前編制1400名軍人。主要組織由司令部、參謀本部通信連、偵察連、第1、第2、第3、第4突擊連隊,支援連隊及訓練試驗中心等單位組成。

而由於任務特殊,KSK的人員選拔非常嚴苛,除了身強體壯還要頭腦靈活,現任隊員主要來自現役的空降兵、山地步兵跟偵察兵部隊的各路英雄好漢。從成立至今,KSK已在阿富汗和巴爾幹半島完成了無。

|集結德軍各路英雄好漢 KSK成員須身腦俱佳|

不過這個不斷尋求自我突破、但又高度神秘的精英單位,現在卻成了鎂光燈的焦點,而且原因一點也不好。德國國防部長康坎鮑爾下令,解散德國精英KSK的部分單位,就在報導指出隊伍中有極右分子。

|極右派滲透KSK 德國軍隊反變恐怖分子?|

軍隊不乖乖聽話已經夠讓人煩惱,現在原本用來打擊恐怖主義,跟進行救援任務的軍事單位,還遭極右派好戰者滲透,而接下來的這道消息,更讓人聽了頭皮發麻。

|KSK遺失近5萬發子彈 士兵家中搜出大量爆裂物|

資料顯示,KSK總共遺失了4萬8千發子彈跟62公斤重的爆裂物,至於這些火藥到底去哪了,當局至今都無法給出個答案,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們曾在來自薩克森的士兵家中,搜出大量武器和2公斤的爆裂物,還有弟兄們在2017年某位軍官的告別趴上行納粹禮。

種種可怕誇張的行徑,讓當局不得不解散了部隊中的第2連隊,國防部長甚至撂下重話,直批這樣的軍事領導,真的超毒。

|KSK行納粹禮?德國防部長:不能接受有毒領導|

德國國防部長康坎鮑爾說,「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稱之為有極端主義傾向的有毒領導,我們絕不能接受,對物資與彈藥的鬆懈管理。」

|不是軍中樂園!前KSK軍人爆料同僚是極右派|

豈止國防部長罵聲連連,這名前阿兵哥更披露,KSK一點也不是軍中樂園。 德國前士兵說,「這名匿名男子在2015年加入德軍,當時他才18歲,沒想到原本還很陽光向上的他,才短短三個月就見證到了人性黑暗面。」

|KSK內部極右言論蔓延 士兵驚爆長官默許一切|

不只少的說前弟兄們的行為言論往右偏,老的也說長官根本沒在管。退役德國少校指出,「當他們知道長官叫他們犯法,還有掩飾犯罪時,當他們被要求做這些事情時,他們知道這些不是獨發案件。」

|2015年梅克爾接收難民 德國民粹狂人崛起|

而造就極右派分子崛起的最大原因,就是總理梅克爾在2015年對難民伸出援手,成為難民媽媽,讓許多民粹狂人看不下去。

德國學者昆特說,「人口會被取代的想法,右派稱之為偉大替代的說法廣為流傳,這是新一代極右派思維的核心要素是對人口遷移,人口全球化、人口變化的反應。」

德國總理梅克爾

|軍人反變恐怖分子?傳KSK預謀消滅政府高官|

有媒體更爆料,KSK甚至偏激到曾在2017年,預謀要幹掉一大批高層官員跟政客,其中大多都是同情難民的左派人士,包括綠黨領袖羅思、外交部長馬斯跟前總統高克。雖然這個可怕的謀殺已經計畫見光死,而且當局也起訴了一名中尉,但是還是無法成功阻止憾事發生。

|德國忙打擊伊斯蘭恐怖主義 疏忽本土新納粹|

2019年6月,力挺難民政策的德國地方首長呂貝克,在自家花園遭一名極右派人士殺害,成為德國在二戰後的首起極右派政治暗殺。諷刺的是自二戰後,德國就成立了稱為聯邦憲法保衛局的情報單位,原本是想要用來防止類似納粹的反民主力量捲土重來,但2015年政府收留了超過百萬難民後,這個機構開始把資源用在打擊伊斯蘭恐怖主義行動上。

德國議員菲爾根特羅伊指出,「三年前我們進行結構改革來終結極端分子,現在還是有很多案例,我們很早就意識到。」 

截至2019年,德國境內已經超過2萬4名極右派分子,在官方名單上其中過半都是潛在的暴力分子。 而自90年代來,這些人犯下的謀殺案件就逼近2百起,現在連軍隊都敢滲透,官員也敢暗殺,德國的境內勢力恐怕比境外威脅,還來的致命。 

(民視新聞/專題報導)

娛樂星鮮事看這邊

2020美國大選最新進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