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聞/《反正我很閒》猛將稱「被自己創立的公司資遣」 鐘佳播:沒有對不起他的地方
鐘佳播對猛將的千字爆料做出回應。(圖/翻攝《反正我很閒》Youtube頻道)

在Youtube擁有70萬訂閱的創作團體「反正我很閒」,由鍾佳播、陳奕凱(樂咖)、趙福臨(福林)、李基誥(猛將)組成,常以社會百態用短劇方式呈現,獲得不少人喜愛,他們時常以「對抗資本主義」來諷刺舊有社會思想,開創頻道元老之一的猛將昨深夜透過臉書發表長文,自爆「被我自己創立的公司告知資遣」。對此,鐘佳播今天透過自創的臉書社團「羅馬競技生死鬥」發文回應了。

猛將25日深夜無預警透過臉書發出千字長文表示,去年9月中發了一篇文,大意是說我離開了「反正我很閒」。然而,雖然我試著放下這個我曾經深愛的地方,實際上則相反,這幾個月我過得非常不好,不僅僅是完全放不下,甚至還產生了負面的報復心態,我變得很悲觀、憤怒、焦躁,因為,我被我自己創立的公司告知資遣了。

猛將說,腦袋時不時會有很多疑問: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收到公司寄的存證信函?我是沒辦法溝通的人嗎?我們四個人的交情可以這麼輕易就被捨棄嗎?最難消化的感受是,我覺得我被否定了。不只是在頻道這三年的努力被否定,在我和鍾佳播、陳奕凱、福臨這十多年的交情之下,這否定的感受更是重到喘不過氣,進而產生了「我不好你們也別想好過」的念頭,即使知道這樣想對彼此、對整件事都是往壞的方向走,但一切真的來得太突然,當下的我只能盡力替自己打算,保護自己的權益,卻也因此整個人迷失了。

猛將解釋,當初在成立公司時,我們的討論是希望四人合股,但那時已經有不少廠商合作的邀約,考量到急需發票,且合作的會計師提議申請個股會比合股迅速,前提是我們四人信任基礎足夠,於是由鍾佳播當負責人,在2020年成立了門中月有限公司。

猛將說,四個人都是第一次開公司,早期大家是在公司以及本業兩頭兼顧,公司制度也是一點一點建立調整。由於我本職是廣告製片,因此本來就有認識一些廣告圈的朋友,在四人有共識的情況下,我開始透過自己的人脈拉廣告製作案進公司。但當時並沒有仔細討論廣告利潤的分配問題,因此在2021年8月上旬我們為此有了爭執,本以為爭執後大家可以更瞭解彼此,公司制度可以更完整,很可惜我們找不到共識,為了讓我們以及公司能夠繼續順利運作,因此我提出建議公司以後不再接廣告案,才結束爭吵。

猛將指出,8月31日,陳奕凱突然在群組提出了大家一起簽工作約的想法,畢竟公司在沒有合約的狀態下也運作一年多了,鍾佳播和福臨很快就回覆ok了,我也不疑有他的答應了簽署合約一事。但此時我還不知道等待著我的合約是什麼內容。

猛將無奈地說,被告知資遣後的這段時間裡我想了很多,整件事情中我做的最錯誤的決定就是簽約,因為那份合約並不是合夥約,而是甲乙約,甲方是負責人鍾佳播,我、陳奕凱和福臨是乙方,在當初公司成立時因為時間緊迫,而鍾佳播的爸爸又可以幫忙出資,自高中以來的情份讓我忽略了日後決裂的可能,如果我可以更嚴格審視合約內容,並且堅持以合夥人身份簽約,爭取這個其實是我們四個人的權益,今天就不會有這麼複雜的情況發生。

猛將說,而他們三人也不應該私下討論我的去留,用先簽約再以「告知資遣」的方式這種非常粗暴且粗糙的方式要我離開,還有突如其來的存證信函(函文年份還寫成109年)、以及強迫性匯入我帳戶的補償金,即便在溝通過程中有情緒或是成見,但不代表可以做出這些荒謬且沒有法理常識的後續行徑,這很明顯的不尊重我、我們這段關係以及我在頻道、公司一起努力的這段時光。

猛將直言「反正我很閒」是靠著「打倒資本主義的高牆」、「人民的法槌」得到觀眾的共鳴和喜愛,如今卻以資本主義、慣老闆的姿態,掌握了話語霸權,徹底把多年的好友、工作夥伴踢得遠遠的。

對於猛將的千字爆料,引起不少網友討論,而已有部分網友到《反正我很閒》粉絲專頁底下留言要求鐘佳播等人還給猛將公道。對此,鐘佳播透過臉書自創的社團「羅馬競技生死鬥」發文回應表示「外面人怎麼講,我不管也不想回答,實在不想傷害他,或是讓他被網友公審」,並強調絕對沒有對不起猛將的地方。

鐘佳播言語間透露著無奈說「情感上只能壓抑到這樣了」。


快新聞/《反正我很閒》猛將稱「被自己創立的公司資遣」 鐘佳播:沒有對不起他的地方
鐘佳播對猛將千字爆料做出回應(圖/翻攝臉書)
(民視新聞網/綜合報導)

⚠️ 台灣齊心戰疫!疫苗施打、武肺疫情現況➡️ https://bit.ly/3hguHQV

👉 兵役延長助台灣國防?軍事專家QA一次看 ➡️ https://lihi1.com/JT86S

🌐 俄烏戰爭爆發!局勢變化即時掌握 ➡️ https://lihi1.cc/Xkq5G

🔥 現正熱門新聞➡️https://bit.ly/3eTSYL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