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10週年「陳為廷說話了」!憶當年遺憾這一點:做個有用的人
陳為廷發文紀念太陽花學運10週年。(組合圖/翻攝FB「陳為廷」)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身為公民運動重要里程碑的「318太陽花學運」,昨10週年紀念日有超過30個民間團體,湧入立法院外的濟南路舉辦紀念晚會,並邀請當年的眾多參與者到場致詞,被視為領袖之一的林飛帆感性喊話「這條路我們不會回頭,我們不會讓中國定義我們的未來,讓台灣人定義自己的未來」。而學運後深陷性騷擾風波的陳為廷,淡出政壇並選擇赴美留學多年,19日也罕見發文提及近況及心路歷程,遺憾不能跟共同奮鬥的夥伴團聚,並表示「還是希望有一天,找到一個辦法,做個有用的人,回到大家身邊」。

更多新聞: 自家人都騙!台積電變「中國企業市值第一」 他曝中媒荒謬操作2原因
太陽花學運10週年陳為廷說話了!憶當年遺憾「這一點」:做個有用的人
太陽花學運18日舉辦10週年紀念晚會。(圖/民視新聞)

陳為廷FB全文:

美東時間剛過完三一八了,又是一個加班的晚上,剛寫完一個跟美國人解釋金門事件後續的報告,接著還要寫一個美國反制中國成熟製程半導體的報告,我已經拖稿很久了。

整個週末就都在焦慮工作做不完,好像也沒什麼時間可以好好回顧三一八。不過零碎的時間就看了很多大家在這裡那裡的回顧文和訪談,像是許恩恩啊、魏揚啊、李嶽啊,吳易澄醫生,還有很多林飛帆啦,很多我不認識的當時在行政院的朋友,跟八六的每日貼文。有時候覺得很阿雜,有時候很感動。

不過也不知道可以講什麼。

出國兩年多了。當初來外交碩士就是想說自己的知識真的不足吧,還是想要來看看這裡的人都在讀什麼、討論什麼,以後可以學到什麼東西帶回台灣。讀完之後就用實習簽證在現在的小公司短期工作,做的也是台灣和中國政策的問題。

覺得學到很多,但也更認知到自己的不足吧。

過去幾個禮拜總共接受了兩個訪談,被問到下列兩題的時候覺得答不太出來:

「請問太陽花世代為什麼沒有能為台灣提出新的戰略論述?」

以及:「為廷,請問你還認為自己是一個左派嗎?」

我就說,幹我真的不知道怎麼答。可能我書讀不夠多,政治參與也不夠深吧。我光是想要修那些課搞懂貿易法大綱、半導體供應鏈到底什麼是什麼、中國海巡船在釣魚台跟菲律賓跟在金門海域的行動模式有什麼異同,就覺得很吃力啦。

做一個台灣人,好像每天醒來都在面對新的挑戰。好像你知道要履行年輕時對自己的承諾,就還要去多做到這些那些,但又力有未逮,只能一次次對自己感到失望。

所以過了十年還是真的沒什麼能力提出什麼了不起的戰略吧。也離那些更深入的政治經濟理論很遙遠,沒什麼辦法提出什麼深入的分析。

不過就覺得還是希望能夠多學一點是一點吧。

昨天看一個朋友寫跟瑞光的回憶。我跟瑞光講真的比起很多他以前的同學是沒那麼熟啊,但是後來這十年聽他們講跟他的回憶,還是很受鼓舞,那種希望在實踐和理論之中,希望再多念一點書、再深入地挑戰這個體制多一點的意志,現在回想起來還是相當動人。

我跟我朋友說她寫得很好。她說你也該寫吧。我就說可是我真的覺得如果我要寫的話,好像要寫很多很阿雜的事情吧,像是對運動的評價啊、對其他人的評價啊、對時代力量的責任啊、對未來的政策方向啊、對我自己的評價啊,可是我好像都還沒有很好的答案。

不過她說呃是這樣嗎,應該也是沒人期待你要寫那麼多吧。就把你自己現在的心情記錄下來也很好吧。

我就想說,好像也是。就好像她講的,你就想辦法在自己可以掌握的地方好好努力就好了,希望還可以有幫得上台灣的地方。

就好像在美國也遇到很多台灣來的朋友,他們都在做著這樣那樣關於台灣的研究。我不見得都能跟上討論,但聽到他們研究的熱情,每次很激勵,很想跟上大家。

還有幾次回台灣的時候在遇到各種地方的朋友,他們臉上都多了一些疲憊老練的世故,但講起話來還是北爛北爛的讓人想起我在那個歲數是跟他們一起混。大家都長大了。可能還在匍匐前進。不過知道更多我們以前覺得理想的民主就是要在各種地方的眉角中撐出空間的那種細節。

我不知道自己會怎樣回到他們身邊。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終於能夠趕上那些研究做得比我深的同學,有一天和他們並肩作戰。

但我還在努力啦。

雖然是說已經很老了。想到不能去濟南路晚上跟大家團聚有點遺憾。

不過還是希望有一天,找到一個辦法,做個有用的人,回到大家身邊。


更多新聞: 以港、韓為鑑!謝金河揭「服貿重啟、鎖進中國」惡果:經濟災難全民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