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言堂/「病態性」賭博成癮控制不了?!」 家人不解怒斥「鬼扯」
受訪的 ALINA曾是「病態性」賭博成癮者。(圖/民視新聞)

專題組/溫鈺萍、賴冠諭、呂炯緯、李奇樺、施岑諺

現今社會中隱藏不少「病態性嗜賭症」患者,2020年台北聯合醫院松德院區成立全台第一個「博弈門診」,也發展出團體治療,三年來就診人數突破800人,有七成患者介於20到40歲,年輕化是趨勢,醫師憂心還有許多「病態性」嗜賭者渾然不自知,應該尋求醫療協助。



更多新聞: 快新聞/協助2殉職勇消入祀忠烈祠 劉世芳不捨:檢討用更科技化方式救災


「病態性 賭博成癮控制不了?!」 家人不解怒斥「鬼扯」
臨床心理師徐士閎正在帶領賭癮者的團體治療。(圖/民視新聞)

臨床心理師徐士閎正在帶領賭癮者的團體治療,2020年台北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首創「博弈門診」,進而發展出兩階段,為期共半年的團體治療,賭博成癮者每週聚會一次,由心理師帶領一個半小時,透過分享和分析,揪出癮癮作祟的魔鬼。賭博成癮從輕到重分為娛樂性、問題性和病態性,多數人都可以自行調整回常態,但「病態性」賭博成癮,必須藉由醫療協助。北市聯合醫院松德院區成癮防治科醫師劉書瑋表示:「我們發現嗜賭症個案約七成落在20歲到40歲間,目前以男性占大多數,就國外資料來看,其實男性和女性的比例大概是二比一,可能還有很多潛在的女性有待發掘。

異言堂/「病態性」賭博成癮控制不了?!」 家人不解怒斥「鬼扯」
賭博成癮者每週聚會一次。(圖/民視新聞)

促成台灣第一個博弈門診背後的推手,是不斷收到陳情的台北市議員陳怡君。陳怡君說:「我曾經問沉溺賭博的白領階級年輕人,你為什麼月入十幾萬,全都投在線上博弈,他說他的手、他的心就是控制不了,這樣的年輕人應該去就醫。相較於國際,台灣對於賭博成癮的研究起步晚、資料少,松德院區的團體治療屬於實驗階段,患者ALINA完成團體治療後,停賭一年,但和多數人一樣,治療結束後又復賭, ALINA認為:「一定要有個團體持續做,要持續投入,戒賭才有用。她在網路上發現許多年輕人和她一樣,反覆於停賭和復賭間,她計畫組成像「戒酒無名會」的「戒賭團體」,讓自己不再孤軍奮戰。

更多新聞: 快新聞/勇消李詠真殉職 堂哥哭了:很乖的孩子…想不到去年婚禮是最後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