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未至,冷暖自怡——福爾摩沙愛樂2020年度音樂會
福爾摩沙愛樂管絃樂團受主辦單位邀請,於法國Les rencontres musicales de Chaon音樂節演出

曾於2015、2017兩度邀請義大利低音管傳奇阿佐里尼(Sergio Azzolini)來臺,舉辦大師班及音樂會的福爾摩沙愛樂管絃樂團,今年原訂三請大師,與鋼琴家Sandra Wright Shen合作,可惜因疫情不便入境演出,只能與他相約:2021年末再會。


阿佐里尼(後),曾受鍾安妮(前)與福爾摩沙愛樂之邀兩度來臺,今年意外未成行


緣於友人的積極鼓勵,創立該團的指揮鍾安妮雖然身體違和,卻未取消節目,而是及時更動內容,讓這次年度公演仍在8月7日,以始料未及的全新風貌——「一熱一冷、一南一北」——孟德爾頌加西貝流士的兩首交響曲,準時與樂迷見面!


Sandra Wright Shen(左)、鍾安妮(中)、阿佐里尼(右),已是多次攜手的好搭檔


為了向彼此抱憾的阿佐里尼致意,並期待來年能夠再續前緣,鍾安妮首先選擇了「熱」的孟德爾頌第四號交響曲《義大利》——這部頗受歡迎的樂作,出自作曲家1830、1831年兩次赴義的親身遊歷,第一樂章由小提琴/低音管與單簧管分別展開一為生動、一為穩定的兩大主題,搭配尾奏躍動的三連音,立時即以明媚清朗的南歐風光,攫取愛樂者全副心神;末樂章以薩塔瑞舞曲穿插塔朗特舞曲節奏急進,將全作推上高潮,結束於羅馬市民狂歡的爽快之中,也在在考驗指揮句法處理的精細講究。

下半場,「北方」卻不「冷門」的西貝流士第二號交響曲,與《義大利》之於孟德爾頌交響曲的地位相仿,本曲也是西貝流士7首交響曲(第8首未公開)中,最受歡迎的一首,而且還是他1901年旅居義大利時,揉合落腳的熱納亞、瑰麗的佛羅倫斯,與刺激他靈感迸發的唐璜傳說所作,有如為他招牌芬蘭味的林木扶疏與寧靜湖景,罩上一重來自南方的牧歌氤氳。如何演繹第二樂章光明—黑暗的交鋒,以及第三、第四樂章自無窮動的詼諧曲,不間斷地突入北國回春的欣欣向榮,低迴百轉有時,方得曲末燦爛光明,這般典型西貝流士風格的大起大落?端賴指揮對彈性速度,還有曲中每個聲音「所從何來」的深入掌握。

回國任教逾廿載,從國內第一位管絃樂指揮博士,到今日桃李處處的鍾安妮,雖於日前卸下東海大學教職,仍將心力灌注在2012年創立的福爾摩沙愛樂管絃樂團。該團成員,來自她多年教學歲月裡,志同道合的正直之士,結合這群素已相識、同緣相聚的頂尖音樂家,合力打造超越純工作性職業樂團的理想。小學時代即登上指揮臺、一路帶領許多學校樂團成長的鍾安妮指出:樂團正是陶冶「群育」的最佳場所,團員的向心力、情感的互融,讓音樂不再是「個人的音場相加」——正是指揮與每一成員對於共同願景的追尋,才造就了個人不曾體驗的聲音藝術。

福爾摩沙愛樂管絃樂團創團指揮、擁有多年教學經驗的音樂總監鍾安妮

基於這樣把道走正、把路走寬的理念,該團非只演出,更著重培心育才。繼2015年以來開辦的四屆暑期指揮營之後,更藉2020年度音樂會,設立「演出製作實務工作坊」,邀請立楊文化執行長李立菁,以三天的時間現場傳授、讓學員體驗舞臺監督與製作的實際。在今年阿佐里尼無法成行、失去大師班受教機會的遺憾,與尚未遠離疫情的徬徨之際,實不啻為一劑鼓舞人心的真效之藥。

福爾摩沙愛樂 2020 年度音樂會(歡迎使用文化部藝FUN券加碼樂購)

更多古典樂新訊息:MUZIK閱聽古典樂

24小時古典樂線上聽:MUZIK AIR

【民視新聞網】超方便手機APP立刻載👉  https://bit.ly/3kza5l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