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影懂台灣】從二二八到解嚴...這些電影重現二戰後的顫慄台灣│故事台灣
從左到右:《天馬茶房》、《香蕉天堂》、《童年往事》電影劇照 (圖片擷取自friday影音、香蕉天堂預告、台灣文化入口網)

國民黨政府來台之後爆發二二八事件,1949年臺灣省主席兼臺灣省警總司令陳誠頒布臺灣省戒嚴令,直到1987年解嚴。在這近40年的時間,台灣經歷許多重大事件及變化,這段歷史也成為許多電影的題材。

政局轉變:隱藏在歷史之下的故事

二戰結束、日本投降,日軍撤退後留下的戰機殘骸,被來台後的國民黨政府公開招標,導演郭亮吟的爺爺購買後,將飛機殘骸做成鐵鍋,開始經營家族事業。由於爺爺不願多談,郭亮吟開始追尋這段家族歷史背後的故事,並拍成紀錄片《尋找1946消失的日本飛機》。

國民政府來台後,台灣人從歡迎轉為失落,這就是電影《天馬茶房》的故事,以二二八事件爆發點「天馬茶房」為主要場景,描述台灣人遇上文化、語言差異,物價飛漲、官方壟斷、管制物資,以及警政軍與人民間的衝突。《悲情城市》也是相同的時代背景,劇情提及後續越發嚴重的族群衝突、政府鎮壓、搜捕異議人士的情況

《天馬茶房》劇照(圖片擷取自friday影音)


移民來台:遠離家鄉到落葉歸根

對於大量移民來台,除了有本省人視角,以下這些電影則以外省人視角刻劃,如《香蕉天堂》、《風中家族》。

《香蕉天堂》描述國共內戰的尾聲,主角「門閂」投靠同鄉「李德勝」,兩人冒名隨軍隊撤到傳說中盛產香蕉的台灣。不料,李德勝因冒名被懷疑是共產黨間諜,遭到逮捕。


《香蕉天堂》電影海報(圖片擷取自catchplay)


門閂遂而逃兵,途中認識喪夫的月香及她的兒子,門閂以月香死去丈夫「李麒麟」的大學畢業證書找到工作,但門閂破綻百出。李德勝這時再改名、轉調單位,他介紹門閂暫時到鄉下蕉農家落腳,然而李德勝精神狀況不穩驚動部隊,讓門閂的逃兵身份曝光。門閂歷經九死一生後,用李麒麟的名義考上公職,與月香及孩子過著穩定的生活,直到開放探親,兒子前往中國找到祖父,卻意外發現月香隱藏已久的秘密。

《風中家族》的開頭也是在國共內戰,三名軍人在無人的村莊發現一名藏在甕中的孩子,他們帶著這個孩子搭船從中國到台北落腳,這一群沒有血緣的人們因為戰亂命運相連、共同生活,不過連長心中始終掛懷著家鄉。


《風中家族》電影海報(圖片擷取自Yahoo奇摩電影)



戰爭的痕跡:揭密當年軍事軼聞

《軍教男兒─台灣軍士教導團的故事》,講述國共內戰之後,進入「反共抗俄」的年代。當時有4000多名年約21、22歲的熱血青年,在1950年以抽籤或志願報名參加「台灣軍士教導團」,進入高雄鳳山五塊厝(如今的衛武營)接受軍事訓練,擬期滿後擔任新軍幹部。但沒有多久,這些青年接到「歸休」命令,要他們暫時「歸去休息」,但得隨時待命,結果這一待命,卻遲遲過了50多年都沒有退伍。

《軍教男兒─台灣軍士教導團的故事》劇照(圖片擷取自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官網)

1962到1974年,台灣空軍史上最神秘的高空偵察中隊「黑貓中隊」,執行冷戰時期神秘的台美合作任務「快刀計畫」,在這14年間,黑貓中隊的28位空軍精英共執行220次任務,其中10位隊員因公殉職。而電影《疾風魅影黑貓中隊》,以黑貓中隊的兩名隊員─葉常棣、張立義為主軸,他們曾被中國俘虜,直到1982年被釋放,卻幾經波折、靠著不斷爭取才回到台灣。這部電影呈現了冷戰下政治局面的轉變,以及個人命運因時代而波折。


《疾風魅影-黑貓中隊》電影劇照(圖片擷取自疾風魅影-黑貓中隊臉書粉專)


1958到1979年間,金門、馬祖與中國東南沿岸島嶼發生一系列戰役,《軍中樂園》時代背景為1969年的金門,菜鳥兵小寶進入最精銳的兩棲作戰部隊,接受士官長老張的嚴厲訓練,小寶因怕水被退訓,因緣際會下被分發到有「軍中樂園」之稱的特約茶室工作,他看見在部隊中掙扎求生的同梯華興、茶室侍應生的各種面貌。《軍中樂園》刻劃了許多當時金門部隊生活的縮影,例如慘遭學長霸凌的菜鳥兵、特約茶室中被士兵欺凌的侍應生、思鄉情切又不識字,請下屬寫家書卻寄不出的軍人。


《軍中樂園》電影海報(圖片擷取自Yahoo奇摩電影)



外省移民與第二代:不知家鄉在何處

外省移民的思鄉情節除了上述的《風中家族》,在《童年往事》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這兩部電影也可以見到。

導演侯孝賢將童年到大學前的記憶拍成《童年往事》,描述失智的祖母總在尋找回家的路,父、母親接連因病逝世,備受寵愛、整日聚眾滋事的主角阿孝,在這個過程中成長的故事。

《童年往事》電影劇照 (圖片擷取自台北金馬影展)

侯孝賢生於中國廣東省梅縣,父親是當地的教育科長,出生後不久全家移居到當時的高雄縣鳳山鎮,侯孝賢曾說,父親以為來台灣只是短期工作,隨時都可能離開,而這種疑慮與不安,讓孩子不自覺受影響。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也和《童年往事》有同樣的氛圍,在動亂不安的年代,加上白色恐怖的肅殺,家長們的惶惶不安也感染了孩子,因此主角小四等這些眷村少年們結成幫派,不同幫派之間鬥毆,同幫派間成員則建立歸屬感。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電影劇照(圖片擷取自Yahoo奇摩電影)


白色恐怖:隱隱作痛且未癒的傷痕

同樣以白色恐怖為題的電影,有《好男好女》、《返校》、《超級大國民》等。

《好男好女》裡的戲中戲,是其中一條劇情支線,取材自「光明報事件」。《光明報》的籌辦者鍾浩東,是作家鍾理和的弟弟,他受日本教育,但日本對台灣人的差別待遇,讓他萌生反抗之情,並心向「祖國」。他曾帶著妻子蔣碧玉赴廣東參加抗日戰爭,一度被視為日諜險遭不測。戰後,鍾浩東發現國民黨政府貪汙腐敗,他的思想逐漸左傾。

《好男好女》電影劇照(圖片擷取自開眼電影網)

鍾浩東返台後擔任基隆中學校長,並發行《光明報》,隨著《光明報》事件曝光,他和妻子被逮捕,蔣碧玉被釋放出獄,鍾浩東卻在之後遭槍決處死。

以《光明報事件》為靈感的,還有由同名電玩改編的電影《返校》。儘管製作遊戲的赤燭團隊未說明每個角色的原型,卻勾起許多人去探尋類似的白色恐怖事件。

《返校》電影海報(圖片擷取自Yahoo奇摩電影)

《超級大國民》的劇情也有類似背景,主角許毅生因為參加讀書會被捕,嚴刑下供出好友陳政一,陳政一因此被處死,許毅生被迫終生活在內疚之中。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電影海報(圖片擷取自Yahoo奇摩電影)

這是一個悲情、藏有秘密與傷痕的時代,而這些傷口至今仍留存,有些我們還來不及了解便已跟著逝者消失,有些則埋在某些人的心中,流傳一代又一代,有的新一代處在出生的故鄉,卻如異鄉人同樣漂泊。這個時代常成為影劇背景的題材,但它陰暗的、複雜的那一面,不論在真正的歷史或電影史上,仍有許多空缺,需要我們去填補及了解。

(民視新聞網報導)

娛樂星鮮事看這邊

2020美國大選最新進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