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愛妻的約定!陶藝家巧工數月做紙胎壺

桃園八德有一位陶藝家徐文哲,他的作品中以輕薄的蛋殼壺聞名,前陣子他挑戰成功,做出輕薄如紙,能透光線的紙胎壺。但這努力的背後有個感動的故事。為了達成和因病過世的太太所做的約定,徐文哲花費數個月,最後在太太忌日的前一天,成功製作出美麗的紙胎壺。

薄如蟬翼的壺身,透出絢麗光線,這支紙胎壺是陶藝家徐文哲耗費數個月,才成功做出的「唯二」作品。

陶藝家徐文哲表示:「第一次做出來以後,然後接下來做了幾個月,都沒有成功的,因為那個很薄,就是差不多蛋殼壺那麼薄,那如果有受一點小傷,或是在燒的過程當中那種張力,很容易破掉。」

專注神情、過人的毅力,想要捏出紙胎或是蛋殼壺,手指的接觸點要小,連泥漿的濃度都要調整到剛好,太濕太乾都不行,以這支紙胎壺來說,壺身只有0.27公分薄,而他的另一項拿手作品是只有0.03公分的蛋殼壺,拉坏要拉10幾個,才能做出完美蛋殼壺。而這個作品,背後還有個令人鼻酸的故事。

徐文哲說:「那時候就很順利的做出燒出2、3個,就進到窯去進到窯裡面燒,很順利的燒出2、3個來,燒出來那一天就是6月15日,隔天就是我太太的忌日,就是剛好在我太太忌日前完成了這件事情。」

每次想到傷心事,感性的徐文哲總是忍不住落下男兒淚。他的妻子前年因病過世,生前曾經和徐文哲約定好要做出紙胎壺。原本早已放棄的他,卻突然因為雜誌邀約而想起這個約定,或許是冥冥之中有太太的幫忙,成功做出2支紙胎壺後,至今卻再也沒成功過。

徐文哲說:「我在想說再過個3、5年,我大概就做不了了,可能一點辦法都沒有,尤其像紙胎壺這種東西,我現在再做的話就感覺,哇!好吃力喔。」

就怕隨著年紀增長,眼力和手的巧勁不如從前,徐文哲要讓這一雙巧手,在有限的時間裡,持續挑戰極限。

(民視新聞/賴國彬 桃園報導)


⚠️ 台灣齊心戰疫!疫苗施打、武肺疫情現況➡️ https://bit.ly/3hguHQV

🔥 現正熱門新聞➡️https://bit.ly/3eTSYL6